言情小说 > 到岸请君回头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接下来的话,薄萸娘像是什么都听不着了。

  ……大阙王朝乾元初年,乐正贵妃入宫,备受帝宠,来年诞下皇长女。

  同年腊月,薄后薨,帝大恸……

  第1章(1)

  薄萸娘彷佛还能感觉到自己临终前的那一刻,掏空了的身子绵软如败絮,头目森森,滞重得连呼吸间多喘一口气都难。

  她麻木无力的手被人紧紧攥握交扣着,指尖掌心间的冰冷亦分不清究竟是谁的。

  有受伤野兽般的破碎嘶哑低鸣声在她耳边响起,可她已然听不细究,也不想明白……

  到如今是谁在她身边哭?是真哭假哭?又有什么差别呢?

  她真的,太累太累了。

  这一生,每踏一步都像是深陷进隆冬厚雪中,前进也难,停留也难。

  「萸娘姊姊……」男人痛楚至极的哽咽,似熟悉,又异常陌生。「别离开朕……你别走,姊姊不要阿延了吗?」

  阿延?

  啊,小阿延啊……她灰白得呈现淡淡死气的憔悴脸庞,恍恍惚惚浮上了一丝温暖宠溺怀念的笑来。

  ……小阿延最喜欢紧挨着她,帮她卷线头,还替她呵气冻得通红肿胀的手,嗓音奶声奶气透着一丝清亮严肃,总是说等他长大了一定不叫任何人再敢欺负她……

  「阿……延……」她浑沌的灵台彷佛挣扎着找回了一点清明和力气,往日黑白分明的温柔杏眼已然混浊得无法视人,只能靠着声音来处缓慢困难地望去,彷佛看见了那个脆弱无依的少年……泛紫嘴唇微启,微弱道:「姊姊……在……不怕……」

  「萸娘姊姊!」男人再也不能自抑地痛哭出声,热泪烫湿了她被紧攥着的手。

  是啊,她是阿延的「萸娘姊姊」……

  稚气的小男孩,长成了少年,再成了长身玉立挺拔的男人……而她已经老了。

  她轻轻地、仿若叹息又像是遗憾地笑了,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阿延啊,下辈子……姊姊不要再遇见你了。

  当薄萸娘再度睁开眼时,几疑自己身在阴曹地府。

  可眼前没有奈何桥,也没有那碗传说中一饮而尽忘却前尘的孟婆汤,有的只是漫天大雪……

  腊月天,天地裹尽银霜。

  京城一隅,礼部侍郎家的十四岁小女儿安鱼在重病缠绵病榻一年后,终于清醒过来,前世今生,恍如一梦。

  安鱼生得秀气细致如小玉人儿,有着一头乌鸦鸦的好头发,越发衬得她雪肤莹然,小巧清瘦得叫人心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