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神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不过就只是个宫主之子而已,既无实权又无实力,生来体弱不能从武,也不像神宫之人对医药或卜巫皆有天分,除了为宫主所生亲子之外,他以为他是个什么东西?明明就是个外人,却妄想在害死宫主后,以子承父业之名成为下一任新宫主?他以为神宫宫主与人间皇帝一样皆是世袭制?就凭他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东西,也配与尊贵的转世宫主相提并论?

  他作梦。

  伸手推开西宫干元殿的大门,叶慈缓缓抬起眼眸,看着一殿围绕在叶润身旁的神捕们,皆红着眼眶朝他看过来。叶慈只觉得忽然间他的脚下沉重如石,令他往前的步子怎么也迈不开。

  「小慈,过来。」身着一身神官正式吉服的叶润,端坐在高位上微笑地对他招手。

  「……师父。」叶慈哑声应着,拖着脚步一步步走向他,脚下的每一行、每一踏,所走的彷佛不是寻常里已走惯的大殿,而是通往自家师尊死亡的泥淖。

  「替他换装,还有去把东西取来。」像没看见他眼底所盛载的哀戚般,叶润转头向身旁的神捕们吩咐。

  「是。」

  烛光灼灼明亮的大殿上,十五岁的少年眼底藏着眼泪,站在殿上任由沉默的神捕们为他换上神官正式吉服,并替他重新梳发,为他梳起神官特有的发髻,而两名年纪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小神捕,则是一人手捧着置有神官御印的玉盘,一人则两手捧着象征着神官地位的法剑。

  待到都已打点齐全,叶润示意叶慈上前跪在座前,满意地瞧了瞧这名打小带到大的唯一弟子,一手轻轻抚上他年轻的脸庞。

  「为师要走了,你身为神宫的下一任神官,在找到新宫主前,神宫就暂且拜托你了。」叶慈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他很清楚这孩子的本事,更放心于他的沉着稳重。

  叶慈咬着唇,努力不让泪水模糊了眼眶,他频眨着眼,试图想看清楚师父他那一如以往慈祥的脸庞,而这时,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小神捕已忍不住哭了出来。

  「呜呜……」与叶慈一块儿长大的松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捧不住手中的玉盘。

  「我不服,这是凭什么……凭什么啊?」脾气较直率的朔方,边哭边忍不住抖着嗓子嚷出声,「那些大祭司怎么可以天天来催叶大人去死……叶大人又没有做错什么,他们怎么可以……」想起那些大祭司的嘴脸,他就恨不能提着刀,去东宫将那些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偏还坐享高位的大祭司都给砍过一轮。他就不懂,这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他们怎能那样指着叶叔叔的鼻子口口声声叫他快些去死,好陪伴已逝的宫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