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一米阳光(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此刻,他眼底承载的不是失望,而是绝望,他以为重生后的自己有权利幸福,没想到幸福于他,始终是痴心妄想……

  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她必须把握!

  去探听的下人回报,王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喝闷酒。

  喝闷酒,正好呢,她拿出瓷瓶,将里头的白色药粉往酒壶里倒,轻轻揺晃,待白色粉末与酒液充分混合后放进食篮里。

  赵涵芸对着铜镜拢拢头发,露出一个妩媚笑容,过了今晚,再没有难关能横在她前头。

  唤紫宛进门,让她提起食篮,主仆一前一后朝书房走去。

  一路走,她一路琢磨着,这时候王爷的酒量再好,也该有几分醉意了。

  书房门口,阿临和阿望守着。

  赵涵芸走近,她满脸的忧心忡忡,柔声问:「听说王爷一个人在里头喝闷酒?」

  两人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好垂下头。

  阿罄从南方带回来的消息,让九爷心情郁闷,不过多劝两句,九爷便一阵震怒,把他们给撵出来了。

  「怎么不劝着呢,又不是不晓得王爷的胃不好,不吃东西光喝酒,要是老毛病又犯上怎么办?」赵涵芸虽有责备之竟,但口气是温顺柔和的,不见严厉。

  能回答什么?确实是他们失职,两人低头不语。

  「算了,王爷那性子,你们肯定是劝不动,还是我来吧!」

  她转身接过紫宛手上的食篮就要往书房走,阿临和阿望对看一眼,犹豫片刻后退开一步,把路让出来。

  赵涵芸悄悄地松了口气,要是王爷吩咐不让任何人进去,她的大戏要怎么唱?

  朝两人点点头,她轻巧地走进屋里。

  赫连湛已经有五分醉,一手抓着酒壶,一手抚摸着手环,心里不断重复「小花死了」,他重复无教次,却依然无法相信她已经死去的事实。

  怎么可能?那样蓬勃盎然的生命力,那样坚轫的性情,这样的女子怎么能活得不长久、不精彩?

  他心里只有穆小花,眼底看不到任何人,便是赵涵芸在他耳边喊了好几声王爷,他都听而不闻。

  醉了吗?赵涵芸唇角勾起,更好!

  放下食篮,抽掉他手巾的酒壶,换上自己带来的。

  他怔怔地任由她摆布,手里仍旧抚摸着手环,时不时仰头喝一口酒。

  赵涵芸不心急,她耐心地走到书房旁边的长榻上把棉被枕头铺好,再慢慢地褪下衣服,从外裳到里衣、到亵裤肚兜,她拔掉发簪,松开高髻,拉过棉被遮盖赤裸的身子,一双眼睛温柔地望着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