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一米阳光(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是他的错,如果早点找到她,小花就不会死,是他的错,没有想尽办法护着她、爱她,没有为她撑起大伞。

  所以,他注定和小花无缘吗?不管几辈子,他们终将错过?

  视线定在穆小花三个字上头,好像多看三百遍,他就会从梦中请醒,然后……阿罄没有回来,小花没有死……

  阿罄叹息,倒一杯水递给九爷。

  赫连湛没接,他反手拽住阿螌,苦涩的问:「老天爷就是不让我顺遂对不对?牠就是不让我得到幸福,对不对?你说,我和老天爷到底有什么仇恨,值得牠这样对付我?」

  阿罄看着九爷,他语无伦次,说着阿罄听不懂的话,无法停止的喃喃自语,九爷失心疯了吗?

  突然间,他想起什么似的,眼底散发出光彩。「阿罄,那坟里没人对不对?那只是空坟对不对?穆小花根本没在里面对不对?!」

  前世,听说留书去玉龙雪山,他心急吐血,他认定小花和康米久差姬一样投身山谷,为爱殉情。

  他熬了三天,熬得一颗心焦灼难解,弥留时刻,全管事带小花来了。

  小花站在他床前,重复说:「你醒醒,你看清楚,我没死,我好好的活着,求你也为我好好活下来,行不行?」

  她热热的泪水滴在他腕间,温温的,却会烫人似的。

  那时他心想着,对啊,他怎会想死了呢?她是多么积极乐观的女孩,她说她不是养在暖房的家花,她是长在路边迎风向雨、不畏霜雪的小花,就算心伤透了也会好好活下来的小花。

  那一刻,他想要活下来,只是身体再不受意志力所控制。

  他死了,但他的嘴角带着微笑,为他心爱的小花……

  仰起头,带着暖暖的笑容,赫连湛想融化阿罄脸上的坚硬线条,盼着他的答案。「坟里头没人对不对?她又骗我一次,对不对?」

  阿罄再次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手环。「这是属下从尸体上拿下来的。」

  那是一个手环,色彩鲜艳、花纹特殊,埋在土里一年多,颜色褪去大半,但仍可以看出刚织成时的绚烂。

  蓦地,他的笑容凝结成霜,温柔眸光转为哀痛。

  那是弓织,一个他没听过的少数民族编织出来的织带,她曾织过两条一模一样的手环,他戴在左手,她戴右手,两手相牵,亮丽的手环在阳光下闪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