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试婚下堂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话又说回来,那女人真像是一只小蜜蜂,永远闲不住似的,一忙完了早餐就开始打扫整理,现在正在阳台上移植盆栽。

  他不住在这里的日子,家人虽然固定每个月会请佣人过来打扫,可阳台上较娇弱的植物禁不住这样三天两头的下施肥、不浇水,早死了,只剩下一、两盆耐旱的仙人掌和虎尾兰。

  第2章(2)

  盛颖熙把荷包蛋和火腿吃完后,走到她身后看她在忙什么。“盆栽不急着今天全部移完吧?”

  “只剩两盆就好了。今天不赶快移植,明天大概要变天了。”

  “不会吧,那么好的天气。气象局有说会下雨吗?”

  “没看新闻不知道。”柳无忧把已有数朵花苞的栀于花苗种进盆子,几天后就有花可以欣赏,嗅得到清雅的花香了。

  “那你怎么知道天气要变坏了?”

  “因为我的身体比气象局更准。”

  听说有些有关节炎、风湿痛的老人家一遇到天气转换立即发作,久了,还真能另类预测变天。只是……柳无忧还很年轻吧?就他看来,也不过二十来岁。

  “你有关节炎吗?”她好像状态有点不太好,平常爱说话到有点吵的她,今天安静了许多。

  “没有。只是……我动过一些大手术,留下的疤痕,每到天气变化的时候就会很不舒服。”很痛很痒,严重时还会发烧。

  盛颖熙直觉的想到她大热天还穿着高领长袖T的理由。“疤痕很大吗?”

  “从左胸口延至肩上、颈子……还好啦,高领的衣服一穿,就遮往了。”不愿多谈自己的事,她拍了拍手笑说:“好了,全部移植完成。”

  是什么样的情况造成这样大范围的伤?既然柳无忧不愿多说,这话题也只能就此打住。若他坚持采问下去,就有点交浅言深、探人隐私了。

  奇怪,他和之前的女佣好像不会这样近似话家常的闲聊……可能是和柳无忧吵惯了,不知不觉中会多说一些话,想知道对方多一点的事吧。

  “你很喜欢莳花弄草?”知道混什么土、加什么肥,一副很熟练的样子。

  “对啊,这是我在乡下养病时唯一的精神寄托了。”拿起水管替花浇水,一提起自己的嗜好,柳无忧的心情不禁轻松了起来。“我种了十来盆的栀子花,很快就有花可赏了,而且栀子花很香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