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试婚下堂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谁准你挂的?那么大一块摆在玄关的墙上,难看死了!”说着,他的火气又往上一层。

  “那个……先生,八点零五分了。”

  “该死的!”盛颖熙匆匆忙忙出门。

  下了楼,司机已等在楼下。见他下楼,忙下车打开车门。“盛先生,早。”

  “早。”上了车后,盛颖熙习惯性的拿起公事包里的文件要翻阅,一阵腹鸣提醒他,早上尚未用餐,这才想起那恶仆帮他准备的餐盒。

  里头到底是什么?把盒盖一掀——

  总汇三明治?牛番茄和黄彩椒及翠绿洋莴苣搭出了漂亮的颜色,看起来颇秀色可餐。拿出了一块,抽起竹签,把三明治往嘴里塞……里头有起司和芥末蛋黄酱,融和出高雅的香气……

  还不赖。

  那个恶仆原来也有可取的地方。他又塞了一块入口……哼!好吧,这味道有水准,起码入得了他的口。终于替她找到了可以留下的理由。他这样也算是一种善心吧,留下了少根筋的女佣,别让她说都是她在替他做功德!

  一想到早些时候两人的对话,明明他听了气得快炸掉的事,现在却觉得好笑。

  瞧她长得挺灵秀的模样,神经竟那么大条,在雇主发飙的时候不懂的乖乖闭嘴避风头,仍然勇于表达己见,也不担心他一气之不会把她怎么样。

  这女人能活到现在,想必真是“功德”做得够多吧!

  盛颖熙吃了口迷迭香高熔点起司面包,喝了口牛奶,明明有些排斥香草味道,可这样搭起来吃,味道还不坏。

  而让他吃下这样“奇怪”面包的……是恶仆。

  咳!这恶仆在这里工作一个礼拜多,目前还没二度被他轰出门,他开始有点佩服她了。

  其实,他清楚自己脾气不太好,尤其是火气一上来,嘴巴就变得很刻薄。有时候他也知道自己话说得太过火,可却拉下下脸道歉。而一般帮佣的,通常只要一句话或一个眼色惹她不开心就下来了。像柳无忧这样与他针锋相对,而且被赶,还给丢出门过,隔天还笑嘻嘻出现的人,目前就她一个。

  他们每天还是有不少意见相左的时候,她明明是个女佣,可却是他见过最有主见、最没有奴性的女佣!

  到底这里他是主人,还是她是主人?

  和她意见不同时,他常常想把她撵出去,可日子一天一天过,目前为止,两人还相安无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