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良臣吉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晴兰能够读懂他每个细微表情,她知道他非常生气,并且正极力压抑愤怒。

  所以呢?前次认定她调查他,这回又认定了什么?

  他咬紧牙根,哑声问:“为什么非要弄死媛希?王嬷嬷的事我已经解释过,你为什么非要恨她入骨?”

  “我是恨她入骨,但我真没有想弄死她,我之前说的不过气话。”

  “别把我当傻子,也别用谎话唬弄我。”

  “在你认知里,夏媛希所言都是真话,凡出自我口的皆谎言,对吗?”

  她的意思是……他自以为是的认知?他多希望这整件事只是他的“自以为是”,可偏偏不是!

  “你要证据是吗?可以,来人,把丹云押进来。”

  命令方下,丹云就被府卫拖进屋里。

  她像滩烂泥似的被丢在地上,头发散了、脸颊肿得不见原样,银芽色的衣裳染满鲜血,显然受过重刑。

  晴兰见了,怒气翻涌,种种委屈再也难以忍受,莫非天底下就只有夏媛希才是人,其他人全都不重要?所以王嬷嬷死得,杨嬛的孩子死得,丹云死得,唯有夏媛希珍贵?

  使尽全力推开贺巽,晴兰奔上前扶起丹云,心疼地为她拭去满脸血痕,晴兰不愿意转头看贺巽一眼,只是满腔怒意控制不住,“几时贺家的规矩里,有屈打成招这一条?”

  竟然是他屈打成招?呵呵,这世上还有没有是非黑白?贺巽寒声道:“同少奶奶说清楚,若有半句假话,别怪爷下手不留情!”

  丹云垂眉,眼泪无助淌下,她宁愿就此死去也不愿意面对主子啊,她频频摇头,止不住地啜泣,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说!”大掌往桌上重重一拍,贺巽怒吼道。

  抬起脖子,丹云定眼望向晴兰,她有不忍、有抱歉,但下一刻她硬起心肠,强忍疼痛跪着往后爬两步,碰碰碰,她使尽全力朝地上磕头,磕得额头一片青紫红肿。

  “是奴婢的错,是奴婢贪生怕死,是奴婢嘴巴不严,是奴婢害了少奶奶……”

  “你在说什么?”晴兰满头雾水,眼底盛装着不解。

  “奴婢招了。是少奶奶让奴婢用一百两买通城里的混混绑走夏姑娘……”

  丹云嘴巴张张合合,晴兰越听越头痛,怎会这样?丹云是她信任的人啊,这些年她厚待她、重用她,怎么到最后却……被背叛?

  深邃黑眸冷冷地盯住晴兰的背影,他一字一句缓声问:“憋闷吗?对于心腹的供词,你有什么要反驳或补充的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