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弃妃秘史(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6 页

 

  “煜镛已经让人去请太医。”

  看见她的懊恼,他柔声说道。

  “不必,只是小伤。”

  她飞快转身对他,两道柳眉拧扭成团,发狠似的拿起桌边的烧酒浇入伤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痛,痛得她忍不住倒抽气,她死命咬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看见她受痛,他扳过她的身子,按捺不下满腹怒涛,一把抓起她的手,怒问:“你耍什么任性?”

  她没因为疼痛而落泪,却因为他严苛的话,鼻间涌起酸意。

  耍任性?开什么玩笑,她有什么资格任性、凭什么任性?他不知道任性是要有条件、有背景、有仗恃的吗?李萱咽下委屈看他一眼,抽回自己的手,低下头不搭理他,咬牙再浇一回水酒,然后迅速擦干伤口,用干净的布条替自己包裹好伤处。

  不在意,她不断告诫自己,她不在意的!他爱怎么想都与她无关,他早已不是她的二少爷。

  旭镛见她不理会自己,一把握住她的肩头,将她整个人转过一大圈、面向自己。

  她倔强低头,把视线定在脚底下,打死不肯抬眼望他。

  “看我!”他命令。

  李萱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退一步、退两步,直到退至墙角边才抬头正眼迎视他。

  她才不想解释,但那口气卡在胸口,心翻腾不休,不说出口,她心头痛。

  “王爷弄错了,奴婢在冷宫向来是这样处理伤口的,若是非要等到太医大驾光临,怕是手脚都烂了,请王爷放心,奴婢不是矫情、不是任性,只是习惯使然。”

  李萱几句话说得周旭镛的心一紧,眼底隐约闪过寒意。

  她抬高下巴,骄傲得像只凤凰,她的眉宇间带着倔强,清冽的双瞳找不到过往爱娇的柔情,她瘦得厉害,彷佛风一吹便要倒下,她习惯散着发,让长发掩去脸颊伤痕,明明有着苍白的脸庞、无血色的嘴唇,她却站得比谁都挺。

  这三年,她是怎么过的?“对不起。”

  他低头。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他为了王馨昀将她囚入冷宫,对不起他不在乎她的心情,还是对不起他曾出口的恶毒言语?哂然一笑,李萱再度武装自己。

  “不关王爷的事,是奴婢咎由自取。”

  旭镛还想再说些什么,周煜镛已经领了太医走进门,他看也不看旭镛一眼,抓着人就往李萱面前塞。

  “快,你给她看看,伤口要不要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