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弃妃秘史(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二少爷是个不肯屈膝的男子,王爷定然花了大把精力说服他吧。

  李萱说不出心里头那股滋味,像是酱醋糖盐全搅在一块儿,十分复杂。

  她怕不怕?当然害怕!她想不想逃?当然想逃!

  但是迫得二少爷低头的那把大刀,一样横在她与爹爹的头上,忠义仁孝几个字,足以让天底下的百姓乖乖交出自己的性命。

  所以爹爹对她说:“天地间本是有舍有得,若人人都不肯为国家、为朝廷奉献,千万百姓怎能谋得四季平安?”

  所以信王爷选择把国家摆在第一位,而她和爹爹、二少爷没有选择权,只能以身配合。

  李萱虽然不懂朝事,却也明白若是让代王坐上那把龙椅,天地会乱、百姓将流离失所,那是个残暴的主,尚未入主东宫便日日上书,想领军百万踏破邻邦四国,名垂青史。

  代王想以战功称霸朝堂,若他是个有才能的也就罢了,偏偏是个只会说虚话的空壳子。

  之前边关大乱,他毛遂自荐领十万大军出征对付两万敌军,竟还打了个大败结局,幸好汪将军临危授命,勉强挽回局面,这种好大喜功的男人竟还天天把拓土开疆挂在嘴边,自比开国太祖威武。

  无识人之明已是可悲,连识己之明都没有,倘若代王真的登上王位,定是大周的悲哀。

  所以她很害怕却没有权利逃跑,即使从今尔后便是天人永隔。

  李萱微翘的长睫毛文风不动,秀美的脸庞笑得很是温柔,微眯起双眸,既然改变不了眼前的路,也只能蒙着头一路走到底,不管是对或错。

  深吸气,她站到周旭镛面前,笑得甜美单纯,歪着头,目光烁烁,就像平日里她同人讲道理那样。

  “二少爷,爹爹经常教导萱儿,死有重于泰山,有轻如鸿毛,能够让自己成为泰山可是件了不起的事儿,多数的人没得选择,只能在生命尽头来临时无限唏嘘……”见他抑郁不语,她吐吐舌头,企图逗乐他。

  “我是既伟大又了不起的英才,怎么可以随便乱死,当然要死得轰轰烈烈,好供人着书、立碑。”

  她的话并没有逗乐他,相反地,把他的心搅得更加紊乱。

  周旭镛心想,给他一个说词吧,一个讲得出两句道理的藉口,或者给他一个比偷天换日更好的法子,他就可以抢到父王面前大声反对这个破计划……偏偏他绞尽脑汁,想了一日一夜也想不出来……是他书念得太少吗?如果大哥在,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法子对不?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