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澡堂小娘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0 页

 

  她又羞又痒,笑着闪躲,“啊!不要!慢……慢着,别……”

  齐浩天哪能放过她,搂住她,继续享用美味的她。

  “啊!你好坏!慢着!慢着!啊!别别别……啊……”

  她的挣扎及抵抗渐渐变得无力,整个人像油般融化在他身下。

  “等一下啦……”她撒娇似的讨饶,“别舔,好痒……”

  “嘘。”齐浩天突然凑到她耳边低声道,“小声,其实外面有人听着。”

  尔沫一惊,想到自己刚才叫成那样,羞得想挖个泂把自己埋起来。她想,明儿一早那些嬷嬷婢女们,一定会拿这事当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用几乎气音的声音娇喘道:“你刚才不是说外面没人的吗?”

  他一边轻咬着她的耳珠,一边笑道:“骗你的,真的没人。”

  发现自己又被他耍了,她羞恼地在他胸口捶了一记。

  他攫住她的手,邪气一笑,“你可以尽情的叫,没关系的,我明白舒服的声音是很难忍住的。”

  尔沫羞瞪着他,“谁舒服了?我才不会叫呢!”

  “是吗?”他眼底锐芒一闪,再次欺上她的身子。

  在他热情、纯熟,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摆弄下,她终究还是不敌,逸出那羡妙的娇吟。

  她想,他一定是老天派来治愈她的人,一个神秘而特别的存在。

  ——全书完

  后记 爱与牺牲

  前阵子在一次闲聊中,得知堂嫂早在十几年前便与堂哥离婚了。

  这十几年来,没人知道这件事,除了他们当事人跟两个孩子,这些年,看着他们把孩子养大了,看着孩子快要结婚了,看着他们砸钱翻新了老家,看着她还为他洗手做羹汤……我不懂,但我想……每个人做出任何的选择,都有其难处及苦衷。

  她说之所以还住在一起,是怕他杀她。这话不是玩笑,她是真的怕。堂哥喝酒赌博,早些年也经常对她动手动脚,但她不敢回娘家哭诉,直到她父亲死后才决定跟他离婚。

  他愿意离婚,是因为她父亲的死是个意外,而这个意外是因他而起。详情,我也不赘述了,总之,父亲的死让她得以顺利跟他在法律上划清界线。

  但即使是如此,他还是开出了条件,就是“继续像夫妻一般住在一起”。

  当时两个儿子还小,她怕他们受到影响,怕他们学坏,因此答应了他的条件,继续在外人面前与他以夫妻相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