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富贵田园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8 页

 

  “我是我娘生的。”

  两母子不只性格像,连说话的语气都像,异口同声,常把人气得无言以对。

  “你生的又怎样,那是我的乖外孙。”他一副得意的样子。

  “不怎么样,不过他姓陆,不姓陈。”她一刀刺进亲爹的心窝,让他差点大骂不孝女。

  七年前,六皇子逼宫,想让皇上下诏禅让,但皇上不肯,下令要将六皇子囚禁,六皇子一发狠,一不做二不休的伙同黎贵妃给皇上下毒,以致他一病不起,再也没有清醒,母子俩便把持朝政,控制群臣。

  事实上,夜华玉拿进宫的灵药是起了作用的,皇上的毒解了,人也清醒了几分,就是虚弱些。

  可是为了不让黎贵妃、六皇子母子起疑,他继续装病,一直等到三皇子归来,他才起身重掌朝政。

  只是他上了年纪,毒一入身便游走五脏六腑,稍微活动便头晕目眩,于是将朝政交给三皇子代管。

  也许是有感时日无多,他特别想念以前的旧事,因此把陈太傅召回来,有点补偿意味地封他为永定侯。

  “陈婉娘,你姓陈。”他怒指她的不孝。

  “那又如何,我小时候你对我不闻不问,任由周绮罗欺凌我,要不是祖母护着我,我早被她害死了。”她为原主抱不平,幼年丧母,有爹还不如无爹,兄弟姊妹也不亲。

  他讪然得眼光闪烁,“她人死都死了,还提这做什么?”

  后娘周绮罗也不知是不是报应,一到岭南便水土不服,没多久就病倒,拖了两年多就咽了气,葬在岭南山区。

  “我该为她的死难过吗?”她说得无情,却是实话,为一个想害自己的人哀伤,那不是傻子是什么?

  他理亏,气呼呼的转头,“不想和你说话,云哥儿,我们去吃糖,你把糖放哪儿了?”

  “外祖父,我没有糖。”云哥儿摇头。

  “什么,没有糖?”他的天要塌了。

  “我吃完了。”他一表正经。

  “你不是说要给外祖父糖吃。”他的心肝儿也不老实了。

  他很慎重的说:“那是有糖的时候才给外祖父糖,我没有了怎么给你?而且我绝对不会告诉外祖父我把龙须糖用油纸包好藏在枕头底下。”

  罗琉玉忽地抚额,她这儿子到底是笨还是聪明,叫人啼笑皆非,她可以不承认这是她生的吗?

  闻言,永定侯笑了,抱起小外孙往外走,一点也不嫌重,“走,外祖父绝不偷吃你的糖,我光明正大的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