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专宠小毒妃(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爷,要不唤醒王妃?”

  范逸没有回头,就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她。

  “大夫说王妃这是思虑过重气血滞阻导致的突发性昏迷,爷,近月来爷日日与王妃同床共枕,不知王妃睡得可好?”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倒了范逸。

  他夜夜好眠一觉到天亮,一开始便知是屋内那夜夜点着的安神香之功效,他没问也没让人换掉,为的就是让他身边的女人可以因此不被恶梦所扰,难道,只有他睡得好?她却依然睡不好吗?

  “本王之后会注意的。”范逸低喃了一句,这才转过头来,“可问出什么了吗?”

  “发现王妃的士兵说,王妃先前好像是跟一个穿着挺高贵、手上还拿把扇子的男子在一起,当时那边除了王妃,还发现一个倒在地上的百姓,醒来问他话,他也说看见类似模样的男子跟王妃在一起,而且应该是那男子把他给劈昏的,他还说虽然当时天色已有些昏暗,却一眼便觉得那男子生得极美,但要他详细描绘出来却是无法……”

  范逸挑了挑眉,“生得极美?”

  脑海陡地想起成亲前在上等香英雄救美的那一日,那位企图强行带走秦欢的男子就是自称花容月貌,无人不识……果真是生得极美的男人才会如此自负的说出这般话来吧?

  “是……”华月莫名地瞧了他一眼,“爷可是想到什么?”

  “去上等香客栈问问,应该会有线索,就算暂时抓不到人,也务必把他的祖宗八代给本王查出来……”

  “是,爷。”

  夜半,秦欢在一连串恶梦中惊醒,缓缓睁开了眼。

  冷汗,浸湿了贴身的衣衫,让她感觉到有些凉意。

  她像平日一样望向身边的范逸,心境却是截然不同……

  泰半都想起来了,关于原主的记忆。

  唐渊和那个带刀疤的男人果真是找回原主记忆的钥匙,一再被刺激的结果,就是她承受不住的昏迷过去,在梦里重新经历一次原主的人生。

  她想起了儿时的曼蛛儿是如何喜欢着刚入门拜师的唐渊,总是跟在他的后面跑,也想起了十二岁那一年,曼蛛儿的母亲好不容易找到了失散多年妹妹的女儿,偷偷潜入秦家后院把秦欢请到谷里作客,却在那一日,多情谷遭到官兵围剿……

  而她,曼蛛儿,那天因为跑去池边玩,晚了一点回来,迎接她的已经是漫天火海,隔着那场大火,她亲眼看见不断流着血的母亲抱着早已奄奄一息的秦欢,不断的对她喊着,“不要过来!快,到秦家去!代替秦欢活着,听见没有?到秦家去……再也不要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