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债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2 页

 

  当晚他俩投宿在客栈,同躺在一张床上时,尚善还在回味着今日在镇上的所见所闻,她兴奋地挽着他的手臂道。

  “明儿个我还要出门去玩。”

  “……还想玩?”明日清早他们就该回山了,不然要是被清罡给逮到他们偷溜下山的话,那他们就惨了。

  “嗯,上辈子有太多事都没有做过……”

  斐然一怔,眼中顿时溢满温柔,“好,都依你。”

  “咱们这样,算不算是同甘共苦、相依为命?”

  “……算。”应该不会有比他们可悲的。

  “往后的日子还长得很呢。”她幽幽叹口气,彷佛永远都看不到属于黎明破晓的那一阵曙光。

  “再苦也有我陪着你。”他已经在想,既然这回他们都能收买两位真人了,日后只要继续收买那些老道士下去,说不定往后就都不必再吃素了?

  数个时辰过去,当天边的晨曦才微微透亮,睡得正沉的尚善遭一记猛然的关门声给吓得醒过来,她惊魂未定的坐起身,才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一眼就先看到神色惨淡的斐然。

  “刚刚……”她怔怔地一手指着房门。

  “是清罡真人。”很不幸的,清罡真人找徒儿的速度,比他们想像的快上了许多。

  “他……”

  斐然已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看见我俩衣衫不整的睡在一块儿的模样,可能误以为我已经把你给吃下腹,所以等我穿好衣裳,他应该就要过来收拾我了。”他冤啊,冤得都可以六月飞雪、七月飞霜了,就算清罡真人真要擅自定他这个罪,那也好歹先让他把她这个罪给犯了吧?

  “你……”

  “我看破了,你记得到时帮我贴张清远真人的救命符。”横竖都是跳到黄河洗不清,那么该来的总是会来,该痛的……也一定会痛。

  “你就安心去吧。”相当爱惜小命的尚善,决定只推他一人出去面对清罡的怒气。

  “……”这个小没良心的。

  带着壮烈的眼神,斐然打理好自己后,伸手推开寝房的门扇,颤巍巍地走向那个坐在花厅里喝茶的清罡真人。

  “我能说句话吗?”

  “说。”

  “别打脸。”

  斐然的话尾一落下,清罡已起身将衣袍往两旁一振,自他袖中飞出的黄符,转眼间就已密密麻麻地将他包围。

  他语气阴沉地道:“本道的徒儿……岂是你可染指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