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祸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8 页

 

  可为了他的颜面,木知春却谁也不能说,只能默默咽下一口心头血,回头去找从不曾嫌弃过他的发妻兰云衣,向她控诉月穹的居心叵测与卑鄙可恨……

  只是他并不知道,兰云衣的一颗芳心早已不在他身上,她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心底到底苦不苦、冤不冤,身为月穹同伙的她,只当作是在听戏,还听得津津有味痛快淋漓。

  兰云衣翻至书中的插图彩页,发现上头的图示,已不再是根本就没人做得来的高危险动作,而是改良过后的不那么危险版,她不由得叹口气。

  “总算合理些了……”不然她还一直以为,月穹是一心想要挖掘人体极限的奥义。

  侍奉她的宫人款款走近,手捧着一只托盘,上头摆置着刚由宫外人手漏夜排队买来的新书。

  “娘娘,有新货。”

  “喔?”兰云衣美眸轻轻流转,愉快地看着那本可能又会让木知春吐血三升的最新一集小黄书,以及另一本文家新发行的好东西。

  她取来那本以上好纸质印制,里头的每幅画还是纯手工绘制的彩色香艳图谱,在心底肯定月穹的画工之余,亦预料到,这本收藏价值极高的图谱,将会在西苑国掀起多大的风浪。

  她愉快地吩咐,“倘若今晚皇上又摆驾梓素宫,就推说本宫病了。”

  “是。”

  当小黄书与图谱在西苑国一路销售长红时,在男儿国的文府里,某对抢钱夫妻正一块儿坐在书案前勤奋笔耕中。

  文谨伸手指着自家爱妻笔尖下刚完成的那个字。

  “这字错了。”

  “你别老挑剔行不行?”月穹对这个只要与生意有关,就凡事斤斤计较的夫君很没辙,只能搁下笔取来剪刀,再次在备用的纸张上剪下一小块,等着把错字贴掉。

  他把浆糊递给她,“不能误人子弟。”

  “我写这种书本就很误人子弟了好不?”她动作熟练地将纸裁好并沾上浆糊,没好气地把它贴在错字处。

  “咱们做生意要有商业道德。”文谨以指轻弹了她的额头一记,再次对她老调重弹。

  她翻着白眼,“知道了知道了……”

  文谨太了解她了,月穹的性子就是标准的屡教永远都不会改,所以他干脆决定趁此机会,一并跟她说清楚她写书上的毛病,他指着她刚完成的部分要她检讨。

  “都说了,别再写这种高难度的姿势,写普通点的,或者大众化些的。”据二弟文礼说,近来药舖扭伤类的药膏他又进货不少,看来最近照着书里动作去挑战的人,似乎又增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