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失约加演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无法留住她,他们只能分手。

  最后一次见面,纽约下着鹅毛大雪,她穿着厚厚的冬衣,把他送的昂贵礼物一一归还,会说话的眼睛凝望着他,好像想说什么,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两人相望许久,直到路边的喇叭声惊醒她,只见她勉强一笑,说了「再见」,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并不是不气,但是再生气也无能为力。

  二十几年来,母亲的困境他知道,她也知道——父亲有三个女人,他的母亲既没有元配的良好出身,也没有另一位情妇的工作能力,唯一庆幸的是,母亲有他,重男轻女的父亲因为这样,时时抽空带着他和母亲,与两个亲生妹妹外出用餐,也会在他的央求下,出席妹妹们的入学典礼或者毕业典礼,或者做短期的家族旅行,爷爷奶奶对他的疼爱没得挑剔,但对母亲,始终冷眼。

  雷竞比任何人都知道大家族的成见有多可怕。

  田珊珊跟他说,「我不认为,我比你母亲更能忍。」

  想想又补上,「你以后要好好孝顺她,因为光想就觉得一切不容易。」

  接着就是毕业。

  他毕业了,趁着有时间,跟几个朋友去欧洲玩了几个月,飞机在英国降落,然后一路往东走。

  在瑞士的时候,他看到星空国际旅游公司的征才启事,很大的版面,没太多要求,只说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人才,欢迎加入我们。

  雷竞觉得有点意思,于是投了履历,隔天就有通知请他去面谈。

  当时他已经在欧洲玩了三个多月,对这个大陆有些认识,但却仍怀抱着新鲜感,公司刚好需要的就是这种人。

  经过三轮面试后,公司问他何时能上班,他回答半个月后。

  接下来,手忙脚乱的搬家,租屋,一直到第一天上班,他才知道自己进入的是公司的最核心,最后一次面试他的老先生,就是创立星空国际的人。

  雷竞就这样在欧洲待了下来。

  大学时期主修经济,这帮他在工作上能做出许多正确的判断,可还不够,因此他利用闲暇时间,接受远距离教学,另外修观光与管理的相关课程,以帮助自己能做出更好的决策。

  这几年,他大部分都待在德国,荷兰跟瑞士也都住过一阵子,土耳其,西班牙,也住了半年多。

  有时候会有人问他,你主修经济,又是名校中的名校,银行业者应该会张开双臂欢迎你,怎么会想投入完全不同的领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