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娘子要算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第1章(1)

  烈日挂在空中,无情地向大地散发着自己的光芒,人们虽已尽可能地穿得单薄了,但犹嫌不足。

  只见苏府书房门口还有三两个管事们排着队,显见的各个已汗流浃背了,却也不见有人抱怨当家的,只是暗咒着天气的炎热。

  而此刻书房之中,桌案前还站着一个管事,恭敬地朝着案前那抹伏案忙碌的身影报告着这一月的营利,「这月主推的一百三十匹朱兰绸和八十匹紫羽绸,一上市便已被抢购一空,二十匹云浣绸也已被送往宫中。这是帐簿。」绸庄的徐管事恭敬地递上帐簿,放在之前已成一座小山的帐簿之上。

  桌案前的人眼都没擡一下,继续左手灵巧、快速地打着算盘,右手执笔核对着帐目。

  苏家是以丝绸发家的,后几任当家更是很好地延承了织锦技法,不仅有苏州出名的宋锦,还大胆地推陈出新,尝试织出了很多独家的绸缎、布匹,所以在苏州城中,苏家丝绸独树一帜。

  徐管事见当家未答言,仍恭敬地说道:「下个月预定的各绸数目,也已在帐簿上登记清楚,请小姐过目。」

  小姐?没错,在桌前奋笔疾书的人并非苏大少,而正是人们口中那个深居简出的苏家大小姐苏映雪。

  外面都说苏大少苏映堂把苏家的生意做得如日中天,手段了得,但除了苏家人和苏家管事们,鲜少有人知道苏家当家人是苏家大小姐。

  话说这苏映堂和苏映雪乃一卵双胞的兄妹,容貌相似。

  长兄苏映堂什么都好,模样俊朗、温文尔雅,年纪轻轻就已学富五车,诗词歌赋什么的都难不倒他,但坏就坏在身子骨太差,大夫说是从娘胎内带来的弱症,时常脸色苍白,不带血色,孱弱的身子让他反而更像兄妹中的妹妹。

  而妹妹苏映雪就恰恰相反,身子康健,甚少生病,而且她从小常常跟着苏老爷出门做生意。苏老爷也常说:「映雪虽为女儿身,这经商头脑倒也不输那些个生意场中的强手呢。」

  苏家二老过世后,苏映雪不忍这繁重的家业落在她哥肩上,所以一力撑起了苏家,成了苏家真正的当家人。

  但做生意免不了要出门应酬,所以她的女儿之身成了最大的麻烦。女孩家出门抛头露面本就不雅,何况出门谈生意,只怕也压不住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