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钱袋娇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2 页

 

  方才趁着寻花儿的时候,她悄悄地去探了一下脱逃的路线,然后王老汉一灭了油灯,她便窜身而出。

  此时耳边劲风呼呼作响,她凝神静气,丹田充盈,专心留意脚下的步伐及辨别眼前的山路。

  怕不怕迷路?不,能令她这样月夜奔逃的人,更可怕。

  君卓尔行事不可揣测,也不可能挑战试探,那就只有逃,再以静制动,敌不动我不动,敌动也就知道如何应对。

  她也曾想万一她走了之后,君卓尔一怒之下对付家里人怎么办?

  可看他的行事作派,薄缥缈笃信他不是牵连无辜那种人。

  他为了退婚,还亲自来到朱家角,对一个弄权自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来说,是十分难得的,他大可使个属下来说上一句就可,何必撇下一堆公务,长途从京里来到这里?

  这便是他的可取之处。

  至于她要去哪里?县城是去不得了,府城也不够远,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就去他的眼皮子下待着,他一定想不到。

  提着气,要绕上一座山的大远路,任她轻功再好,也没办法在天亮前到达府城,她只能稳健地跨出每一步,远离这儿。

  她的身影很快隐没在如墨又像迷宫一样、影影绰绰的大山里。

  天明后,晨雾蒸腾,君卓尔已经在薄家的平房前站了一刻钟,他的脸色难看的像刷了层锅灰。

  薄家仅有的三个下人排成一列在院子站着,张大娘王老汉低垂着头,唯一昂着头,怒瞪那些兵丁的,只有不知天高地厚的花儿。

  不得不说她的胆早让薄缥缈给养肥了,在这阶级分明的时代,她却敢跟君卓尔杠上,根本不去想堂堂摄政王若想要她的小命,就像揉死蚂蚁那么简单。

  君卓尔当然不会把一个丫头片子放在眼里,这是天生贵族的傲慢,也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态度,别说他的眼中根本没有这些个下人,留着他们,也只是为了从他们口中套出有用的东西而已。

  放下贴身侍候她的仆佣,独自跑了,这很像以前那个薄缥缈会干的事。

  他以为她变懂事、变得端庄聪慧,原来并没有。

  是他该死的自以为是。

  积习难改。

  很好,好得很。

  主子落跑了,三个被扔下的下人却和锯了嘴的葫芦没两样,不管怎么问,要不是摇头,要不是不知道三个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