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钱袋娇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0 页

 

  薄缥缈心里猜得到君卓尔要做什么,不就瓮中等着捉她这只鳖嘛。

  她本来没有深思过君卓尔非要让她跟着回家的理由是什么,难道就像他说的,为的是她腹中连个形状也还没有的子嗣?

  也是,当初,她是他未婚妻身分的时候,他觉得她配他不上,但与他有过一夜鱼水之欢后,他却执着起来了。

  如果说是因为他夺了她的处子之身,觉得需要补偿,她能理解,这时代男女之间有过那回事,管你是王二麻子,还是瘌痢头李四,就等于非卿不娶,非君不嫁了,板上钉钉你再没有别的选择。

  所以,他才认定了她,没有半点真心,只是纯粹的义务责任。

  薄缥缈苦笑,这还真是具有君子之风啊。

  “小姐,那个人对小姐一点都不好,小姐以后不要理他。”花儿本来对君卓尔的印象就不好,退了婚约,强迫小姐还婚书,现在又不知强迫小姐什么事情,总之,小姐不喜欢的人,她也不喜欢。

  “在某方面,他可是很多姑娘想求都求不到的如意郎君。”她感叹的说道。

  不说他是能左右朝政的摄政王,不说他在京城会有多少女子趋之若鹜的追捧,就拿白桦县城来说,他就来过那么一回,但威名远扬,那样的家世加上俊美容貌,明知道可望不可及,还是有姑娘家因为远远看过那么一眼,一颗心就吊在人家身上放不下来。

  也许对这些女孩子来讲,根本就不在乎能不能和这人天长地久,还是有段什么,只觉得他就是个好的,偷偷爱慕,满足自己的想象就好了。

  不过不论多少女子爱慕喜欢他,这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倒是君卓尔这样的穷追猛打,明天到来,她可不想毫无选择的随他回京去。

  她得想个法子……

  天不欺人,人休想欺人。

  夜色降临,薄家的灯火也点亮,一如往昔,到屋说事情的张大娘和王老汉、花儿轮流出来过,收取竹竿上晾晒的衣服、萝卜干,花儿出来抱了一捆柴进去,还用簸萝装了满满的菌子,轻松自若的来来去去。

  接着就听见那个大娘瞒咕着,柴火快要用完了,让花儿趁着还有点天光,去山脚下捡拾点干柴回来。

  那丫头嘴里咬着芝麻饼,手提斧头,出去了。

  渐渐的,屋里的烟囱传出炊烟,菜香出飘了出来,薄缥缈却始终没有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