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钱袋娇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据薄缥缈所知,花儿的娘早早就没了,爹娶了后娘,成了后爹,又成了渣爹,继室拿肚子里的“儿子”说嘴,想把花儿这赔钱货给卖了。

  那个后母也不想想家里的活儿都花儿一手包,把她卖了,往后的活儿谁来干?

  就是个只图眼前轻快,没想过后果的猪脑袋!

  薄三娘知道这事后,便将花儿给买了来。

  别看花儿年纪小不解事,她也是个有脾气的,虽说同住在一个村子里,从此,别说回去看她爹,就连归家那条小道也不走了。

  薄缥缈听完花儿的长篇大论,淡淡的道:“人糊涂一回,可以说不懂事,蠢事要干了两回,就是无药可救了,你家小姐我是那么蠢的人吗?”

  花儿是听不明白什么糊涂不糊涂的,不过真心以为小姐的脑子也跟她一样不是很好,手上有金子不拿来买肉买鸡蛋吃,居然把硬邦邦的金子吞进肚子里,是有多笨才会这么做?

  要是她,她宁可当个饱食鬼,也不当饿死鬼,她一定不会这么傻。

  但是现在小姐似乎不一样了,她话里的意思是不会再想不开,闹自尽了吗?

  这样就好了,省得自己吃不好、睡不香,担心的生生都瘦了好几斤。

  薄缥缈不知道花儿心里拐着的弯是这么想的,要不然肯定会喷笑出来,她见花儿笑得天真无邪,忽然想到什么,伸出手往她的手腕捏去。

  花儿回过神来,“小姐,你做什么掐我?是我刚刚说错话吗?”

  薄缥缈没回应,这一掐竟发现她的骨骼和寻常人不同,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你力气大,可想过要练武功学一身本事?”

  “学本事能做什么?用来打坏人吗?”花儿憨直,思考的事情向来就只有一直线,她不会去问薄缥缈,为何原来病殃殃连搭理都不屑搭理她的小姐居然要教她功夫,而小姐何时学会功夫了?又为什么和刚来的那会儿都不一样了?

  她只知道,现在会对着她笑,对着她讲话的小姐很好,小姐说什么,她就做什么,若是问她为什么,她会说她的前主子叫她要听小姐的话,所以她要听话。

  “除了强身健骨,用来打坏人也不是不行,谁敢欺负你,你要练好了功夫,一脚把他踹去贴墙壁,你说这样好不好?”

  贴墙壁,像烙饼那样?

  听起来很不错。

  花儿两眼放光,“学会了有糖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