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叫爷爷也没用!”雷老爷得意洋洋地昂首长笑而去。

  雷敢咬牙切齿地膝坐在餐案前,一张刚毅英气的脸乌云密布,又像是活生生吞了一大口烂泥巴,面颊都抽筋了。

  黄家女汉子……强抢民女……还是离家出走……

  唉,这真是至艰难的抉择啊啊啊啊!

  第2章(1)

  媛哉逸女,在余东滨。色曜春华,艳过硕人。

  乃遂古其寡俦,固当世之无邻。允宜国而宁家,实君子之攸嫔。

  伊余情之是悦,志荒溢而倾移。宵炯炯以不寐,昼舍食而忘饥。

  叹北风之好我,美携手之同归……

  陈琳。《止欲赋》

  人在心情沮丧的时候,通常都会用报复世界或是据案大嚼的两种极端方式,来发泄内心那口憋屈的鸟气。

  雷敢也不例外。

  可是当他十年如一日地习惯性策马到老胡家牛肉胡饼铺,一下马就看见匾额上那大大的“王郎王寰家”之后,原本就郁闷到百转千回的那口气忽然大爆发了──

  可恶的王家兄弟还他老胡家牛肉胡饼来!

  雷敢恶向胆边生,一个箭步上前,捏起大拳头,砰砰砰地重敲那扇看起来文雅得分外刺眼伤胃的雕花木门;他还是只用了一分力气的,不然这扇门早就被砸碎飞溅四散了。

  “开门!”

  门后传来轻浅脚步声,雷敢气沉丹田,待门开启的刹那一嗓子就要吼出来,浑噩的脑门倏地在这弹指间灵光一闪──

  等等,这“王郎王寰家”的主人不正是那个粉嫩小团子似,走起路来还好看得令他心颤胃酥的小娘子吗?

  “哪位?”卓三娘打开门,看见的就是雷侯爷宽肩厚背窄腰长腿强健的窜逃背影……欸?

  她疑惑纳闷地望着那逃之夭夭的猛男壮马,完全不知道现下是在演哪出戏哪个桥段?

  难道是气恼她那天口气冷淡,没有正确明白热切殷勤地表达对他的感谢,所以今日特地来砸门以示报复?

  可是卓三娘自己想想都觉得想喷笑。那个男人撇开粗犷豪迈得浑身上下透着浓浓某山某寨好汉的气势不说,端看一身精致中见大气的奢华低调青袍,做工高贵的狼皮靴,腰间系着的羊脂玉环佩,甚至是那匹油光水亮精神抖擞的神骏大马,在在显示出他的背景显赫非凡。

  这样身分的郎君怎么可能会干出那等幼稚可笑的小孩儿鲁莽行事来,定是她想差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