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可是远远儿地还没望见那熟悉的檐角,他忽然瞄见了前方小拱桥下有个莫名眼熟的身影,虽然只是一个侧脸,却是小脸红通通,咬牙使劲面色微微扭曲。

  咋啦?

  他心一跳,高大身躯跃下马,足尖如飞地落在了她身边,恰好看见她使尽吃奶的力气,钓上了好大一条活蹦乱跳的鲈鱼!

  可也因为这使劲儿的一拉,卓三娘娇小的身子收力不及,蹬蹬蹬地往后跌──就在她即将一屁股重重跌坐地上的当儿,一只结实有力的铁臂倏然环住了她柔软的腰肢,稳如泰山地接住了她。

  “啊……”她心头咯噔了一下,还来不及感受背后胸膛的温暖壮实,慌张张忙挣脱开了来人的怀抱,小脸一阵涨红又一阵惨白,“多、多谢,小女无、无事了……咦?”

  雷敢也一时傻了,虎眸瞪大。

  “怎么又是你?”

  卓三娘本是面红心跳,却在听见他难掩惊恐的语气后,脸瞬间刷了下来。

  干嘛?是青天白日见鬼了吗?那瞪眼,那浓眉直竖,那掉下巴是几个意思啊?不过她本着卓家世代书香教养出的良家子淑女风范,还是后退了一步,尔雅地欠身,行了个完美无缺的礼。

  “多谢郎君援手,大恩不言谢,小女这就告退了。”

  卓三娘家中清贫,又是饱读诗书知礼仪,素来深谙进退之道,可也没有三番两次拿热脸贴人冷……那个臀的好性儿,对于这个只想买饼不想买书的郎君,既知不是同好中人──书铺潜在客倌,就也没必要委曲求全,拼命贴上去瞧人冷脸子了。

  雷敢一脸莫名其妙,满眼巴巴儿地看着她从容自在地捡起了地上蹦跳的鲈鱼和竿子,一派说不出的悠然舒展味儿,将鲈鱼放进一只竹编笼子里,而后扛起了钓竿子便款款地走了。

  如果雷敢侯爷书读得多,见此景斯人,自然能感叹万千地吟上一大篇“腰如约素、翩若游龙,行云流水,宛似姮娥”的酸不溜丢咏文来。

  可是此时此刻,他脑中也只冒得出──

  我的天老爷啊!这小娘子走起路来,这身段这姿态真真有说不出的好看,老子这胸口怦咚怦咚怒跳的是什么原因啊喂?

  雷敢就带着这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的乱糟糟心绪,一步三摇晃地上了马,回了家。

  夕食餐案上,雷老爷眼睁睁看着自己这高大剽悍、虎头虎脑的儿子脸上带着一抹奇异的傻笑,手中的箸频频戳着海碗里的汤汤水水,最后夹出一把空荡荡入口,还煞有介事地张嘴放入闭嘴咀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