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9 页

 

  他的粉团儿是个顶天立地挺着腰杆子做人的骄傲小娘子,又如何看得起都娶了亲还胆敢来纠缠她的负心汉?

  不过,庆城郡守不奉召不得归京,他的女儿和女婿却悄悄迁进了京城……想干啥呢?

  雷敢彷佛嗅着了一丝异常的味道。

  卓老爹不知他脑中盘算何事,却是被他的一番话堵得无话可说,半晌后,嚷嚷地道“老夫、老夫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总之,你早些把我儿送回来便是了。”

  “我都听三娘的意思。”他露齿一笑,雪白的牙齿看在卓老爹眼里根本是亮晃晃的炫耀和得意。

  “走走走,见你就心烦,老夫要睡了。”卓老爹恼羞成怒地挥挥手,像赶苍蝇似的嚷嚷,随即气咻咻地一头钻回后院。

  “伯父睡好啊!”他笑嘻嘻地喊了一声,却听见自后院方向隐约传来像是什么绊倒的声音,立时改口,“伯父走好啊!”

  雷敢心情愉悦地起身,大手摸着下巴,面上笑容消失转为深沉思忖,而后对空轻弹手指。

  “主子。”一个黑影倏然出现在他面前,恭敬跪下。

  “派几名兄弟护好我岳父。”他再不嘻皮笑脸,浓眉微蹙,眼神深幽。“还有,让人盯着赵砚,尤其是他妻子,明知自己夫婿正纠缠着前未婚妻子,却还能按兵不动,这太反常了。”

  司马白那个老狐狸养出的嫡亲爱女会有多单纯善良贤慧?

  除非,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无暇腾出手来整治她这个不着调的夫婿,和理应被她视若眼中钉的粉团儿。

  对比近日收到各封疆大吏、中郎将及郡守的种种异动线报,雷敢眸中精光乍绽——

  第9章(1)

  夫何姝妖之媛女,颜炼烨而含荣。普天壤其无俪,旷千载而特生。

  余心悦于淑丽,爱独结而未并。情罔写而无主,意徙倚而左倾。

  昼骋情以舒爱,夜托梦以交灵。

  蔡色。《检逸赋》

  也不知道最后父子俩是怎么解决争议的,但心下惴惴的卓三娘还是在翌日的朝食长案边看到了雷老爷。

  中年英气大叔脸色诡异得很平静,甚至还在她落坐的当儿,抬头对她笑了笑。

  害她背后寒毛直窜,定了定神才恭敬地回以一笑。

  雷敢则是从头到尾热切欢喜地盯着她,好像她才是他迫不及待想吞吃入腹的菜。

  卓三娘开始后悔昨日气冲冲离家的举动了,尤其雷家此刻气氛诡谲,自家爹爹自昨儿到今日也肯定是孤独老人守着一口冷灶……怒气褪去的她,悔愧开始一波波涌上心头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