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1 页

 

  卓三娘抬头瞪着他,小脸红扑扑的,像是能拧出花汁子来,却又滚烫得彷佛要冒烟儿了,真真是心也乱头也昏,舌头都快打结不好使了。

  ——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呀?他们又是几时从互相心悦一下子跳到论及婚嫁了?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出门钓鱼吃水引饼了?

  她她她……可是被退过亲的人,以前本就没奢望过的,如今既知道了他权势赫赫的真实身分,又如何能想着与他……与他……

  她原是红通通羞恼的脸蛋,美丽娇羞的霞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苍白的怅然悲伤。

  “我几时……我几时说过要嫁给你了?”她苦涩地问。

  “你不嫁我,难道还想嫁那个傻鸟?”雷敢大受打击,脸色刷地惨白,随即黑透如镬底。

  “胡说八道,我疯了不成?”她本就满心酸楚郁郁闷堵难言,闻言一口恶气直冲脑门,恨极地握起粉拳狠狠捶了他硬邦邦的胸膛一记,换来的却是自己的手疼。

  “噢!”

  “怎么了怎么了?疼不疼?疼不疼?”雷敢急急捧起她的手吹着气,小心翼翼地轻抚揉着,满眼怜惜又不禁咕哝埋怨。“哎,你恼我便直说,我自打自己给你出气便是了,又何须你自个儿动手了?瞧,指节都红了。”

  卓三娘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高大健硕,明明手握重权身分贵重,如今却弯下腰来对自己柔言细语低声好气的男人,忽地一阵心酸难禁,不知怎地,悲从中来嚎啕大哭了起来。

  雷敢霎时吓都吓傻了,慌得手忙脚乱想要安抚哄停她,可没想到越哄越糟,他脑子乱成一团,最后索性一把将她抱满怀,而后低下头来用唇紧紧封住了她的小嘴儿——

  然后,世界安静了。

  人也醉了……

  第8章(1)

  夫何美女之娴妖,红颜晔而流光。卓特出而无匹,呈才好其莫当。

  性通畅以聪惠,行嬷密而妍详。荫高岑以翳日,临绿水之清流。

  秋风起于中林,离鸟鸣而相求。愁惨惨以增伤,悲予安能乎淹流?

  曹植。《静思赋》

  关北侯府好美院

  雷老爷偷偷摸摸地在院门外听壁角,可听了大半天却也听不出半点苗头来。

  听说那个不肖子又违背他的命令,同卓老酸才家的女儿不清不楚勾勾搭搭,甚至方才又把人给抱回了侯府,气得他一脚踹翻了矮案,怒火冲冲就要来找这臭小子算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