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3 页

 

  卓三娘自雷敢怀里抬起头,望向他的目光冰冷而疏离,正要开口说什么,雷敢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对着赵砚一记冷笑。

  “赵砚,你岳父大人司马白没有教过你,京师重地天子脚下,不是你们庆城那小地方,要你缩头耷耳做人吗?”

  赵砚饱读诗书,文质彬彬,素来为郡守岳父看重,又哪里听过这样刺耳的话语,瞬间骨子里文人的骄傲高高上扬,脸也涨红了。

  “天下是非只在一个理字,任凭你是哪家权贵哪位大人,都不能强占人妻!”赵砚慷慨激昂地指责。

  “胡说八道!”卓三娘背脊一僵,愤然抬头。

  雷敢则是目瞪口呆。

  娘的,他做了大半辈子的土匪头子,还没遇过比面前这王八蛋还要强盗的人,还念什么圣贤书践什么狗屁文咧,黑的都能掰成白的,白地都能糊成黑的,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向来拳头快于脑子的关北侯雷敢想也不想,当场痛快地教导了赵砚什么叫做“拳头才是硬道理”!

  一拳下去,世界安静了。

  “咳咳咳……”赵砚狼狈凄惨的跌坐在地,满面剧痛,猛咳地咯出了一口血和牙来。

  “爽!”雷敢大笑。

  卓三娘见赵砚鼻青脸肿惨不堪言的模样,心里掠过一丝感伤,可更多的是说不出的畅快感。

  好像,她自己老早也想对他揍上这么一拳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疑惑又惊怒的嗓音自门口响起。“又是你?你,你怎么能在我书铺里打人呢?有辱斯文!欺人太甚!”

  卓三娘像触着电般迅速退出雷敢的怀抱,雷敢则是瞬间自威风凛凛的山大王变成了低声细气的小白兔,恭敬地开口。

  “卓伯父,您回来啦。”

  手提着敬香篮的清俊中年文士大叔没瞧清楚被打倒在地的是谁,却清楚看见打人的就是连续“骚扰”了他和女儿多日的莽汉子,尤其又是在他最尊敬最挚爱最崇拜的“众书”前,简直……简直是玷污、血染了他心中最最清净高华的圣地啊!

  气昏头之下,卓老爹忍不住冲上前,指着雷敢的鼻头道“你到底还要纠缠我们多久?不敬圣贤经纶,便是不仁不贤之辈,我这地儿不欢迎你这种粗鲁不文、不知所谓之人,你,给老夫出去!”

  雷敢几时被人这样劈头盖耳毫不留情的撵过?

  可是他纵有再多的愤慨和不是滋味,在见到卓三娘忧虑心疼又为难的眼神时,也不得不全数吞下,心虚气短地呐呐解释“伯父,那个,我打人是有原因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