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4 页

 

  “你自心中有数!”赵砚心尖一缩,可想到温顺的三娘定是被这莽夫霸王强扣在此地相陪,那股子倔强傲然的书生意气又直直冲上脑门儿,顾不得莫名发寒的后颈,逼迫自己站得挺直,下巴昂得高高。

  “嘿!”雷敢大掌指关节啪啪作响,忽然冷冷地笑了。“老子很久没有这么想杀人了,你小子,今天有福了。”

  “你——你想做什么?光天化日,天子脚下——”赵砚俊脸倏然失色,却努力凛然不畏地痛喝。

  “赵郎君,阿敢是我的人,”卓三娘缓缓起身,走到雷敢身前,娇小身子护挡着高大的他,嘴角勾起抹冷笑,讽刺地看着赵砚。“谁敢找他麻烦,就是同我过不去。”

  “粉团儿……”雷敢瞬间化身巨大忠犬,乐颠颠地差点自后方扑抱住他心爱的小娇娇。

  粉团儿威武!粉团儿好样的!

  “三娘,你……”赵砚则是面色青白,备受打击,满眼沉沉的失望。“你怎变成如今这模样了?”

  “我变成哪样儿就不劳您过问了。”她挑眉,皮笑肉不笑。“您是庆城郡守家的乘龙快婿,青云可期,又何须同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过不去呢?况且,是非对错,这天下还是有说理的地儿,您别忘了,这里可是天、子、脚、下。”

  赵砚彷佛挨了一记闷棍,颓然地伫立在原地,似还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一个字也说不出。

  终究,是赵家对不起卓家……他,对不起她。

  ——在回“琅环家”书铺的路上,雷敢和卓三娘都很沉默。

  雷敢是抓头挠耳,神色犹疑,却始终不敢启唇相问;卓三娘则是平静地踩过青石铺道的路上,一步步都沉稳而坚定。 她冷静得让他莫名发慌。

  “那个人……”雷敢喉头忽然要命的发干。

  “他叫赵砚。我两岁与他定下娃娃亲,十二岁那年他家退亲,”她眉眼清冷,语气淡然。“所以我是个被退过婚,清誉名节受损的女子,如果今后你觉不妥,日后再不相见,我也不会怪你的。”

  毕竟,最恨最怨的痛苦已在十二岁那年经历完了,过后的每一天,她都无比庆幸自己的命途已握在自己手上。

  再没有人可以伤害她和卓家什么了。

  话说出口,卓三娘以为她很潇洒,潇洒得毫无畏惧,却丝毫未觉自己手掌心冷汗湿透,心口好紧好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