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王郎王……还?寰?家?”这姓胡的几时改姓王的了?那这王家兄弟还卖牛肉胡饼吗?

  雷敢微微眯起了眼,总觉得面前窗明几净、雕木门微开的店家,飘散着某种他个人非常不喜、反感、厌恶的气息,跟浓烈喷香的牛肉胡饼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书香?!

  “滚他娘的!不会吧?”他猛地骂了句粗话,粗犷阳刚的脸庞大大愕然,微带惨白惊吓。

  啧,老子今天撞晦气了!

  他头皮发麻,想起等会儿的赌约,心里闷堵憋扭得紧,想也不想就要翻身上马走人,可身形才动,却见那门咿呀地开了,自里头迈出了个模样清清秀秀,个头娇娇小小的身影。

  “咦?这位郎君,您是要买书吗?”卓三娘拎着洗涤用的木桶走出来,只见她眉眼娟秀,小嘴嫣红,雪白额际和如玉般的粉颈畔隐隐有汗珠,衬得小脸晶莹粉嫩,雪颈滑腻,黑白分明的眸子在瞥见“疑似客人”的雷敢时,登时亮了起来。

  他却是瞪着眼前“这只”只及自己胸口,唇红齿白,香汗淋漓,眼眸澄澈,梨涡盈盈的小娘子,脑子没来由地轰了一声,只觉口干舌燥,双眼发直。

  好、好可爱。

  她、她……小小的,脸蛋,粉肩,身段,无处不是娇娇巧巧,腰肢更是不盈一握,束映得胸前鼓蓬蓬如浑圆……

  毕生从来没仔细打量过娘儿们的雷敢倏然鼻头一热,竟有什么喷了出来!

  “郎、郎君?客倌!你你你……流鼻血了!”

  卓三娘大惊失色,慌忙间随手抓了块布便往他鼻头捂去,可偏偏不够高,跳了半天也只能到他坚毅下巴──鼻血都流到那儿去了。“你先擦擦,止个血吧?”

  雷敢垂眸看着那只握着灰绢布却雪白如玉葱的小手,嗅闻到了她近身而来的幽幽处子甜香味,强壮胸膛甚至不小心触及她焦急中无意撞上来的柔软,鼻管霎时奔流得更欢了!

  “小小小娘子不不不可!”气血翻涌之下,心脏怦怦怦狂敲如擂鼓,他猛地朝后跳了一大步。

  ──他满脸鼻血脏得很,污了她干干净净小娘子可就不好了。

  卓三娘小脸一僵,面色掠过困窘的尴尬,低下头无意间一瞥,这才惊觉自己竟然是拿了水桶里的脏抹布要帮客人擦面,心虚得连忙收回灰绢布,不好意思地腼觍笑了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