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6 页

 

  可、可方才做出混帐举止的明明是他呀!

  “粉团儿不恼我了好不?”雷敢低声好气地问。

  “唉。”她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这都什么孽缘啊?

  “粉团儿……”

  “我姓卓!”

  “三娘。”他巴巴儿地望着她,面上诚恳憨厚,却是不知不觉就攀着竿子爬上来了。“三娘妹妹不气了可好?”

  她颧骨可疑地浮上红晕,努力板着脸,义正词严地训斥道“你,你说你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不说锦言绣语出口成章,至少也得嘴上把个栅栏,怎么能……时不时就说那些不知羞的浑话呢?”

  雷敢眨了眨眼,有些想张口对她解释,自己打从山寨一路打滚到军营,大半辈子听过的黄暴荤话只怕都能填平面前这条溪河,和那些“粗人”相比,他已经算是无比干净纯洁小清新童男子一枚了。

  可一对上卓三娘那清秀粉嫩却一本正经的小脸,雷敢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别解释好,免得越解释越糟糕,不小心露了馅,给她知道了自己当年是干土匪的,说不定往后越发不待见他。

  “你说什么都对。”于是,雷敢满脸诚恳地点头。

  远远芒草深处飘来一丝疑似闷笑声,他嘴角笑意一僵,大手不动声色的移到身后,拈指飞迅弹去了一股气劲,随即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可恶的一群兔崽子,是来当暗卫的还是来看老子笑话的?

  “什么声音?”卓三娘心念一动,疑惑地四下张望。

  “有彘跌倒,不重要,不重要。”他面不改色的说。

  她怀疑地眯起了眼。

  他心肝儿一颤,冷汗都飙出来了。

  如此对看几个呼息间,原是满腹狐疑的卓三娘,眼见高大挺拔精干魁梧的他在自己面前被训得唯唯诺诺,满头大汗,心下顿觉自己似乎也凶得人太过了。

  “咳,”她手抵在嘴边轻咳了一下,顾左右而言他地道“你饿了吗?”

  本有心理准备又会被追打痛骂一顿的雷敢猛地睁大了眼——

  欸?

  第4章(1)

  夫何妖女之淑丽,光华艳而秀容。断当时而呈美,冠朋匹而无双。

  叹曰,大火流兮草虫鸣,繁霜降兮草木零。秋为期兮时已征,思美人兮愁屏营。

  张衡。《定情赋》

  凉风习习,溪流湍湍。

  雷敢英俊脸上的笑意都快满出来了,乐不可支又晕陶陶地盯着手上的干巴巴胡饼,又抬头看了看身畔默默啃着胡饼的小女人,只觉自己浑似像是在做梦一样。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