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在“众敌环伺”下摘野菜也得讲究布局列阵使心机的,要是动作不灵巧,一旦被发现“猎场”,下回还不待她再来,只怕整片野菜就给采光光了。

  虽然现今天下太平、国泰民安,但不用钱的东西谁不喜欢哪?

  她好不容易在不惊动那群妇人的情况下,溜到了那处芒草丛后,在芒草的遮掩下,猫着腰悄悄地来到她印象中的那片香蒲菜畔。

  蒲菜又名蒲白、蒲笋,取的便是水下的那根茎,撕去了皮之后露出的便是白嫩嫩脆生生的根部,滑嫩脆口,清爽宜人。

  诗经有云其蔌维何?维笋及蒲。

  前人亦言及离离水上蒲,结水散为珠。初萌实雕俎,暮蕊杂椒深。

  由此种种,可知蒲菜之味美。

  卓三娘放下篮子,见左右隐密,又侧耳倾听那些妇人聊笑着去得远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便安心卷起了袖子和裙摆裤管到膝盖处。

  她纤细窈窕的小腿在阳光下莹然如玉又恍若凝脂……

  空气中依稀彷佛有一啯地咽口水声。

  “咦?”卓三娘敏感地抬头四下张望。

  可高大芒草一片茫茫,唯闻溪水潺潺流过,哪里有人?

  她甩了甩头,暗笑自己心神过敏了,随即忙着褪去绣花鞋袜,光着小巧可爱的脚丫子缓缓踏入浅水中。

  卓三娘兴致勃勃,来回地摘了一把又一把的香蒲上岸,忙得额际汗珠儿滚落也顾不得拭去。

  脚下溪水泥泞恁是痒人,偶尔又有小鱼儿在香蒲和她光裸的小脚间钻游而过,她不禁被撩拨得咯咯轻笑,却一个不小心身形不稳——

  “哎哟!”她一屁股跌坐进了冰凉凉的溪水里。

  下一刻却立时被个有力的长臂捞圈起来,紧紧抵在强壮温暖的胸膛里。

  “当心!”

  她惊魂未甫,神情茫然地偎在这结实暖和的男性怀抱里,脑子有一霎地胡涂如浆,待回过神来时,才慌忙猛力挣扎开来。

  “放开我,救——”

  “粉团儿,会摔着的!”那熟悉低沉的嗓音急切地在她头顶响起。

  她仰起头,一时傻眼。“……你为什么又会在这里啊?”

  但见高大健硕的雷敢一手持着不伦不类的书生扇,一手紧紧搂着她的腰,低头看着她的神色有着担忧紧张……

  这是什么形象?

  “你——”她脱口而出,“唱戏呢?”

  “唱戏?”雷敢英俊粗犷脸庞一红,随即心虚地扇了两下手中书生扇,弱弱地问“……不风流倜傥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