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侯爷吟诗来作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阿爹,您咋啦?”

  “还问老子咋啦?你——”雷老爷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呆看着儿子脸上的巴掌印。“哟?”

  雷敢嘴角抽了抽。阿爹,您老那突然拉得千山万水峰回路转幸灾乐祸的尾音是啥子意思?

  “我没事。”他故作镇定,强行按捺着大龄青年怦怦跳奔放放的小鹿乱撞心绪,挺着那张被拍红的脸蛋,端起一海碗老酒一仰而尽。“痛快!”

  “看起来是挺痛的。”雷老爷忽然凑近儿子面前,眯起眼仔细端详,暧昧地嘴角弯弯,兴奋万分。“哪个好丫头甩的耳光?姓甚名谁家住哪儿今年几岁?聘礼一百八十抬会不会太少?阿爹早年在山上老家还藏了一大箱金砖,到时候统统给你媳妇儿做见面礼,哇哈哈哈!”

  “……阿猛老说我不着调,可我觉得他真应该亲眼看看您现在的矬样。”雷敢摸摸下巴。

  雷老爷闪电般一掌拍了过去,雷敢眨眼间已移形换影坐到了另一边,捣着左颊懊恼地嚷嚷。

  “阿爹别打我左脸!”

  粉团小娘子留下的手印儿可不能给盖没了。

  “你这混帐小子,成天就只会忤逆老子,跟老子强嘴,既然人家都打了你了,还不知道把人家请回家来,让老子这公爹好好招待招待?”雷老爷怒气冲冲,吹胡子瞪眼睛。“笨成这样,几时才娶得到媳妇儿?老子当年要是像你这么驴,还能有你这臭小子出世吗?”

  “虎头叔都说了,要不是我那生猛的老娘趁月黑风高四下无人的时候强上了您,您现在膝下恐怕连颗蛋都没有呢!”别以为年代久远就没人作证了。

  “你……你……不孝子……敢戳你老子的痛脚?”雷老爷蹦了起来,指着儿子的高鼻跳脚。

  当年那个美艳动人的女汉子对他惊心动魄销魂蚀骨的一夜采阳补阴……咳咳咳,是软玉温香投怀送抱,完全是雷老爷横行霸道山头数十载以来吃过最大的败仗和——

  雷老爷目光奇异地柔和了起来,彷佛是恼恨,又似是深深痴缠的回味与怅然。

  “阿爹?”雷敢一怔。

  “儿啊,”雷老爷突然露出了个令他好毛的“老怀堪慰慈父笑容”来。“须记春光好,花开不待人哪。”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天下红雨太阳打西边出来啦,阿爹居然会伤春悲秋吟诗作对了?

  雷敢因为震惊太过,一时也忘了要遮掩左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