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病秧娘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肆无忌惮地盯着何如玉,薛明君的脑海中奇异地冒出这两句。见惯了野小子似的何如莹,他从来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种女子,娇柔婉转、楚楚可怜。

  身为薛家的长子,又已过了十六岁,原本身边不会缺少女子,可因为他性子古怪、冷淡,平时不喜欢丫鬟侍候,身边从来都是小厮侍候,唯一常来往的女人就只有假小子一般的何如莹,所以此刻见到格外柔弱的何如玉,心里很是震惊了一下。

  薛明君对眼前人并非全然陌生,只因为何如莹十分喜欢这个她这个姊姊,时常提起,在她的嘴里,她的姊姊是瓷娃娃样的玉人,天上下凡的仙女。他一直不信,甚至觉得可笑,每每嘲讽,一个总是病殃殃的药罐子能美到哪里,可此刻见了,才发现何如莹说的不虚。

  怀抱里的身躯瘦弱得厉害,风吹就能倒似的,确实很虚弱,可实在不难看。这份娇弱在何如玉身上透出来,更像是一件易碎的珍宝,让他力气都不敢多用,就怕把人搂坏了。

  何如玉很美,与妹妹何如莹的英姿飒爽,别具一格的风情不同。他眼前的何如玉全然的小女儿模样,肌肤胜雪,姿容秀美,尤其那双含着盈盈秋水的眼睛,更吸引人,可这并没有让他生出宠溺的心情,反而有些恼火。

  不是恼何如玉,而是实实在在地恼怒自己,明明欣赏的女子是何如莹那种,对病美人大为排斥,还诋毁了很多次,谁知才见了一面就心软,他是恼怒自己的没出息,懊恼自己掺和进三个女人的游戏,接下这苦差事,平白带着个陌生的女人骑上自己的爱马。这会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讲什么,干脆就绷着脸,一言不发。

  何如玉的惊讶不亚于他。尽管薛明君时常去府里找妹妹何如莹,也曾远远地瞧见几次,虽瞧不清楚眉目,看姿态端的是英朗俊秀的翩翩公子。

  可此刻近距离看到,她惊讶地发现这男人不是她想像中的纤弱公子。他的手臂有力,紧紧地勒住她的腰,眉眼也已然是雕琢过后的俊朗,少了几分脂粉,多了许多英武。除了那双眸子里还有几分年少轻狂,行事已经显得很稳重。

  他近在咫尺的气息让人脸红,何如玉看了一眼,立刻垂下眸子掩饰自己的惊讶,可藏不住脸上绯红更浓,像是盛开的花瓣,“我、我想下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