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千金命不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8 页

 

  他搂紧她,加深了唇间的缠绵,双臂的力道却又似在提醒她,这并非奢望。

  “合卺逢春月,芳菲斗丽华。鸾笙锁竹叶,凤管合娇花。天上双星并,人间两玉夸——”窗外,喜娘唱道。

  彷佛在提醒着她,此刻的幸福美满,只是刚开始。

  【全书完】

  后记

  穿越是一种病 唐欢

  从去年至今,我写了四本小说,有三本是穿越。一本是“身穿”,一本是“魂穿”,而这一本呢,是两个灵魂共存于一具躯壳。

  穿越是一种病,恍如绝症,无药可救,这是我看了一部电影以后得出的结论。

  电影里,男主角不停地穿越,有时候跟妻子说着话,他就穿越了,空降在捷运之类的地方,一辆列车险些迎面向他撞来;或者,穿越到白雪茫茫的森林里,被猎人打了一枪……

  他无法控制穿越的时间,也无法控制穿越的时长,穿越对他而言,就像患了癌症,最终,他果然也死在了这件事上。

  相比之下,我笔下穿越的女主角要好命得多,至少,她能在一个地方停留下来,遇到真心爱她的人,利用智慧好好生活。虽然,最初她肯定是彷徨无助的,但只要时间长了,坚定初心,日子都能过得不错。

  这一年来,我在写作的架构上花了许多心思,因为女主角穿越之后,其实一切对她而言都是未知的,包括自己的身分、原主曾经做过的事情都不知道,亲人朋友她也都不认识,有点像是悬疑小说,要靠她自己一步步把身边的谜团解开。

  这个架构上可以玩一些花样,比如什么时候顺着时序正叙写作,什么时候插入往事,什么时候开始转折,什么时候搁下现在写的事,跳到另一件事上……有些人的出现打断了她本来的计划,而有些人助她完成了某件事,便与她分道扬镳,就像在编织一条项链,哪里应该编一朵花,哪里应该加上一颗珍珠、一颗水钻,在哪里打结,哪里再穿插回前面……最终完成以后,心里会得到特别的满足。

  从前我可能会更注重文字、人物与描写,但我发现,架构其实能帮助小说写得更轻松,比如有些在情节和人物上的缺失,也因为架构打得扎实,变得不太明显。

  这样说也许有些投机的嫌疑,但我真心觉得啊,写小说应该多向编剧学习,把自己的架构打好。编剧写剧本其实没有太多关于心理、景色的描写,文字也很平实,由于文字叙述少,所以只能在架构上下功夫。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