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一米阳光(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3 页

 

  因为她再清楚不过,这个时候的信誓旦旦,转眼就会变成笑话,因为只要在婚姻中出现不对等关系,就不会有人得到幸福。

  她老早说过,不会怨恨赵涵芸,因为她知道换个角色,自己不会比她表现得更出色,人性千百种,谬误的不是人性,而是环境,是环境逼出人类的邪恶面,是环境把人变坏。

  她不愿重蹈覆辙,便不能给赵涵芸相同的环境。

  所以很抱歉,三人行的游戏,她不玩。

  只是她领教过这个男人的执抛坚持,因此她淡声敷衍,「但愿你真能做到。」

  她的敷衍让他松了口气,他忙道:「我可以的,我发誓。」

  她点点头,「拭目以待。」

  四个字,木青瞳结束这场战火。

  表面上两人似乎已经谈拢,但木青瞳开始试着抽离。

  这让不只赫连湛,连雅儿也察觉气氛不对,那次之后,他们再没有吵架、没有针锋相对,只是木青瞳对赫连湛客气而疏远,彷佛两人又回到她刚进宗人府那段时光。

  赫连湛莫名地觉得隐忧,他想不出办法解决,只能在床第间使力,木青瞳没有拒绝,她把每次都当成最后回忆。

  赫连湛一再地安慰自己,没关系,她不想说、不原谈,他就做给她看,让她知道,他不是空口说白话,他会对她无限的好,会保护她的安全,让她安心。

  就这样子,经过十几天,消息从五天一传到每天一讯,赫连叡终于回京。

  第十六章 相爱难相守(1)

  赫连叡亲自到宗人府接赫连湛,兄弟俩的情感教人动容。

  接下来的日子因皇帝病重,朝堂事无人掌理,因此虽没登基,在百官的拥护下,赫连叡还是执掌了朝政大权。

  他并没有排挤兄弟,把重任交付在赫连渊和赫连湛手上。

  直到此刻赫连湛才晓得过去赫连渊藏拙藏得多凶,他惜命,不愿意把头送到赫连靖瑞手底下,他的天资绝佳,那次落水没淹坏他的脑袋,却淹得他看清楚宫里局势不同,他是除了赫连叡之外另一个发现父皇被调包的孩子。

  想活着就不能让自己置身风口浪尖,赫连叡懂,他何尝不明白,于是他装傻装得彻底,用风流和眷恋美色来麻痹皇帝,用讨好太子借以保住性命,唉,谁让他的母妃比老四、老九家的分位更高、外祖更为显贵呢?

  他的傻骗不过赫连叡的眼睛,早在老七、老八逼宫,太子身亡之后,就被赫连叡逼着站在同一阵线。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