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霉女的爱情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8 页

 

  她瞠大眼,瞅着半个月不见的他,心口漫上酸涩。

  “你很大牌,敢不接我的电话!你够狠心,丢下受伤的我不闻不问,还坚持分手!”江焛怒斥她狠心绝情,避不见面。

  他出院后又接连打电话给她,一再传LINE给她,要求她回台北,两个人好好谈谈,怎料她电话不接,LINE也不读,就只透过董重贤确认他的状况,当他夺过董重贤的手机,她一听见他的声音,立刻就断线。

  他憋了一肚子火,早在一星期前、在出院后就要杀来花莲找她,却为了确认一些事,不得不又隐忍数日,直等到查清一切事件始末。

  不久前,他又试图打电话给她,要告诉她他人已在来花莲的路上,未料她仍不接他的电话。

  该不会这段感情,只有他一股脑儿栽下,一头热,她豁达得可以说放就放?

  “我……我才不是……离开你,我也很难受,很难受啊……”被他指责,她委屈至极,两串泪猛地倾泄。

  她何尝想离开他,她多想留在他身边,照顾因她受伤的他,她这段时间有如行尸走肉,痛苦得要死掉……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相信那鬼算命,为什么离开我?”一见她泪流满面,他心扯痛,满腔怒火,瞬间消退一大半。

  “我死掉没关系,如果跟你在一起,是我会折寿,我一点也不会害怕,不会逃开……但反过来不行……我不要失去你……呜……”她抽抽噎噎,说得难过又无助。

  “你这顽固的猪脑袋!”江焛将哭哭啼啼的她搂进怀里,心疼的低骂。

  她究竟要被这不实的咒诅捆绑到何时?

  “你仔细听着,你不是衰星,你没有害我倒霉,更不可能害我折寿,你是曾救过我的福星!”

  他向她提起年少被绑架事件,他被下药失去抵抗力,被拘禁在幽黑的大木箱,是她给饥饿困顿的他食物,是小小的她,安抚在幽暗中他的恐惧。

  “我以为……被关在里面的,是大狗狗……”她听了,无比惊诧。

  经他一提,她隐隐记得童年曾有那件事,没几日那突然出现在田野间的大木箱又不见了,她便逐渐忘了这个小插曲。

  没想到,里面被关的,是年仅十二岁的他!

  他接着又告诉她,那件绑架案追究幕后主使者,意外发现其中一名主嫌,竟是异母大姊的丈夫。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