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女医的微醺爱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从她开始实习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和女性化一词绝缘了。没有口红、妆彩——反正上刀时要戴口罩,且病人被麻醉了,她妆给谁看;没有飘逸长发——因为洗长发的那几分钟,可以用来睡觉。

  “方柏珍!你还醒着吗?”纪薇大喊。

  “醒着,但觉得自己快死了。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法令有规定国际航线的空勤组员如果值勤超过12小时,下次

  出勤至少要有24小时的充分休息时间是吗?为什么医护人员就没有这种限制?难道我们是钢铁人,不会死吗?”方柏珍用力揉着双眼,努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请不要用这种难题来为难我天生是来吃喝玩乐的脑袋。”

  “哈……你是“懂得”吃喝玩乐,有脑袋的。”方柏珍勾起唇角,觉得自己似乎清醒了一点点。

  “我想是因为机师如果过劳,一次失误会害死整架飞机的人。你们如果过劳死,最多就是一、两个病人,总不会搞死整个医院的人啊……妈啊!我起鸡皮疙瘩了,说得好像是恐怖片场景,整栋医院都死人……”

  方柏珍低笑出声,眼皮总算又掀开了一点。“继续说,我再三十秒就可以清醒地抵达大门口搭计程车了。”

  “你搭上计程车后,马上传车牌号码给我,不然你被载去卖肾都还不知道。”

  “没人会载外科医师去卖肾的,太难搞、太麻烦了。”

  “你脸上写着外科医师吗?你为医院牺牲奉献的精神,严重到让我怀疑你根本是被医院下蛊了。你那两丸黑眼圈重到我都看不下去了,明明就是个气质美女……”

  “我上车喽。”方柏珍结束通话,搭上了计程车,跟司机说了住址后,然后乖乖地传了车牌号码给纪薇。

  一分钟后,纪薇的电话再度进来。

  “你今天这么有空哦?”方柏珍摊在后座说道。

  “今天是我的幸运日,我们整组组员被dead heading到曼谷;就是那种当乘客被其他组员服务的好运气工作!所以,我现在刚下班,在咖啡厅里吃简餐,等待我的白马王子带我回城堡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方柏珍笑了,然后听见手机那头传来了男人的说话声。

  纪薇身边有男人这事,没让她感到意外。面貌姣好、仪态大方的空服员身边永远有追求者,是世界不变的法则之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