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女医的微醺爱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成勋奇身为调酒师,永远都要是店里最清醒的人;因为他要负责替客人守住酒后吐出来的真言以及安慰受伤的心。

  快乐时喝酒,调酒师可以是路人甲乙丙。

  难过时喝酒,调酒师就会变成聆听告解的救世主。

  酒精能松懈意志,而人有倾吐的欲望,如果对着陌生的调酒师都能倒出满腹心酸,那还有什么痛苦不能说?

  成勋奇为常客调过一款酒,常客在喝下第一口时就哭了,因为调酒里头有酿梅——那个常客来不及赶回家见妈妈最后一面,而酿梅正是常客妈妈的拿手绝活。

  成勋奇知道自己是则传奇,因为自从他聆听了一个女客将近一周的负面情绪语言,并在她没出现的那天,立刻请人去联络她,救了自杀未遂的她一命之后,他开的“One Day”就成了告解室。

  人被神化,对一间店的老板来说是好事——因为营业额会让人微笑。

  但是,对一个调酒师来说,却不尽然;因为大家都希望从他这里得到救赎。尤其是女人,尤其是感情……

  所以,成勋奇交出调酒师位置给徒弟。毕竟他是人,他也有属于他的问题要消化和处理。

  如同这晚,当Eva Cassidy清新却又很有故事的嗓音还在“One Day”里唱着Tall Trees in Georgia时——

  When I was younger “当我还年轻时”

  The boys all came around “男孩们包围着我”

  But now I\'m older “如今我年岁已大”

  And they\'ve all settled down “他们也已各自安身立命”

  Control your mind my girl “女孩啊,控制你的心念”

  And give your heart to one “只把你的心交给一个人吧”

  For if you love all men “因为如果你贪得无厌”

  You\'ll be surely left with none “你终将会是被留下的那个孤单人”

  成勋奇接到一通紧急电话,于是急忙赶往医院急诊室。

  他一进急诊室的双开大门,医院特有的酒精和药味便迎面扑来,他抬头寻找着他妈妈黄春满——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