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野福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8 页

 

  “等等再诊吧,先让我们看一看彼此……”

  “呃,你就不怕她是病情有所反复,或是变成哑巴了吗?”

  有这么迫不及待吗?

  闻曙舟故意危言耸听,谁让他们俩彻底当他不存在,他的存在感有那么弱吗?

  “变成怎样都没关系,只要能够醒来就好了!”

  对他来说,这漫长的等待中,唯一祈求的便是她能留在自己身边,如今神佛开眼,只要她能醒来,无论她变成怎样,都是恩典。

  听了纳兰肃鸣的话,闻曙舟再次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也不管是不是会打找他们的互相凝视,就横挡在两人中间,有些粗鲁地抢过了阙飞冬的手,手指精准地搭在她的脉搏之上,一边诊脉,还一边咕哝道:“醒来了一句话也不说,你怎么就不怕她变成了傻子?”

  “就算是傻子,只要能照顾她一辈子,我也甘之如饴。”知道闻曙舟嘴里埋怨,其实也是挂心阙飞冬的身子,所以纳兰肃鸣也没跟他计较,只是径自移了步伐,让她能够瞧见自己。

  当两人的目光再次交会,阙飞冬似是终于看够了纳兰肃鸣,这才缓慢而沙哑地说道:“我没事……只是想要……好好的看看你……”

  独自待在黑暗中这么久,其实她可以听得见,所以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包括他刚刚说的,都早已刻在她的心上,所以一睁开眼,她也不急着说话,只想好好的瞧瞧他。

  只差那么一点,或许他们两人就要天人永隔了……

  所以即使已经醒来,她又怎能不贪婪的多看他一些?

  “嗯,是没事,不过这毒到底伤了她的五脏六腑,日后只怕要多花些精神好好的精心调养了。”

  “那就劳烦你了。”纳兰肃鸣很敷衍的说了一句,然后毫不客气地挤开了闻曙舟,从今而后,他要她的眼里只有他。

  被挤开了的闻曙舟在确认阙飞冬当真无事以后,也没再多咕哝什么,只是摸摸鼻子,自己走出了屋子,将一室的静谧留给了他们小两口。

  当门被阖上的声音传来,纳兰肃鸣才再次在榻旁蹲了下来,可阙飞冬却自个儿往床里头挪了挪,让出了大半的榻,然后用她那双水眸直勾勾地望着他。

  这是多么令人喜悦的邀请,纳兰肃鸣压根不需她开口,就直接在她的身侧躺下,然后就像怕碰坏她似的,小心翼翼地将她密密实实地揽进自己的怀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