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野福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这句话看似毫无隐瞒,可听者的心思却各自盘算了起来,底下的三名妇人个个暗呼,还好方才没有急忙上赶着出卖自己娘家的闺女儿。

  虽说老祖宗的话说得轻描淡写,可谁都知道这事就算有十分,也只能说上三分,瞧那些太医进出的频繁程度,只怕鸣哥儿应该是命不久矣,所以老祖宗才会将希望寄托于那虚无缥缈的“冲喜”上头。

  瞧着三个儿媳脸上那乍惊还喜的脸色,太福晋哼了一声,又说道:“我话摆在这儿了,这会儿谁若愿意助鸣哥儿迈过这个坎儿,那便是咱们家的贵人,便是真有什么差池,贵人仍是咱们家一辈子的贵人;可若是现在不出声,以后等鸣哥儿迈过了这个坎,那就别再上杆子的心肝儿、宝贝儿的喊着,听着叫人恶心!”

  “老祖宗,瞧您这话说的,哪里是咱们这些婶娘不肯尽心呢,只是、只是……”

  “你也别再只是了,都回去给我好好思量思量,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到时若是不愿当这贵人的,我也不会多说什么,该给你们的还是少不了你们,但其他的便别再喳呼,这话可听得懂了?”见太福晋那锐利的眼神又扫了过来,她们哪里还敢再说什么,自顾自的连连点头。

  开玩笑,鸣哥儿就是爵位世袭罔替的长房这千顷地里的一根独苗,生来便有着大清朝极为尊贵的身分,再加上他天资聪颖,刚及冠便已是当今皇上倚重的股肱之臣,也因为他,多罗恪敏郡王府可是如今有资格争一争储君之位的众皇子心目中的香饽饽。

  别说多罗恪敏郡王府没几日便有亲王造访,就是她们这些姻亲的家里,也总是高朋满座,每个皇子都想藉着关系,把这个才高八斗的郡王爷给揽进自己的麾下。

  如今这样样出挑的鸣哥儿病了,老祖宗甚至都想用那虚无缥缈的冲喜之说来救他一条性命,若非真的病得不轻,他的婚事又怎么可能这般仓卒?

  三个妯娌面面相觑后,彷佛都瞧见了不愿再搭理这事的心思,所以三人便全都噤口不言。

  第1章(2)

  “母亲,何必为难几位弟妹呢,鸣哥儿就是个福薄的,再说凌云道长也说了,要咱们找一个子丑交接时刻出生的姑娘家,想必众位弟妹家里应该没有这样的姑娘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