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懒女古代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宁知槿性烈,人家不娶难道要她厚着脸皮求人娶吗?她不管不顾地跑到男方府里退还信物和婚书,言明两家婚事作罢。

  她做得很洒脱,颇有侠女之风,可事后却被她娘罚得很惨,因为罪不及外嫁女,宁父、宁母的爱女心可比日月,能逃掉一个是一个,何必像秋后的蚂蚱全绑在一条绳子上。

  可她固执,不肯放弃家人,宁愿背负罪女之名也要和家人苦在一起,没有她,弟弟妹妹活不了。

  现实上也是如此,宁知秋的身子骨太差了,她是泡在汤药里长大的,六、七岁以前体弱到快养不活,宁家人不断用珍贵药材调养着,这几年才慢慢好了一些,少了些病痛。

  可是身子才一好转就遇到这种事,头一个吃不消的人便是她,即使用药撑了一段时日,还是病倒了。

  “姊,我好热……”好像架在火炉上烤,她太瘦了,滴不出油,身体里的水分在体内闷煮。

  发着高热的宁知秋硬是没流出一滴汗,明明烧得很却手脚冰凉,两颊是冻伤的红,唇色发白。

  她不是一直热着的,偶尔也会降点温,可是不知为什么病情反覆,刚有一点好转又恶化,烧得烫手无法退热。

  “谁叫你不吃药,一喝药就吐,病怎么会好?乖,听话,别让爹娘担心。”她就是太娇气了,从小被惯出脾气来。

  因为宁知秋打小身子就不好,因此全家都宠着她,唯恐她有个不慎,就连小她三岁的弟弟也让着她,她这个二姊倒像是妹妹,总之家里老老少少都护着,把她当易碎的宝。

  “苦……”丁香小舌一吐,连连喊苦。

  看着妹妹可怜兮兮又瘦弱的小脸,喂着药的宁知槿心疼地往她嘴里塞了一颗糖。“良药苦口,你忍忍。”

  宁知秋一讶。“大姊,你的糖哪来的?”

  “我帮驿站的厨娘马大娘劈柴,她给我三颗自个儿熬的糖块,你省着点吃。”

  她不以为意的说道。

  让一个出身书香世家的千金大小姐劈柴?

  话说得轻省,却包含着无数的无奈和心酸,本是富贵人家的娇娇女,何尝做过如此卑下的活,连衣食起居都有人伺候的宁知槿性格刚烈,却因为她这个妹妹的病为人折腰。

  鼻一抽,宁知秋眼眶热热的。“姊……”

  “不要说话,保留点气力养病,快点好起来,你看你瘦得皮包骨,丑死了。”她笑着轻点妹妹鼻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