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懒女古代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2 页

 

  后来秋想了一想,又去看另一位医生,那是个漂亮、说话好听的女医生,她说可割可不割,持续追踪观察就好。

  就这样秋做了三年多的追踪观察,期间女医生调走了,又改看另一个女医生,这位许医生有点酷,不太爱笑。

  “你真的不割吗?右边又长了一颗,约零点八公分,你自个儿摸摸看。” 摸得出来才有鬼,零点八公分才一丁点大,又在皮肤底下,秋摸了老半天也摸不到,有种受骗的感觉。

  又做了约一年多的追踪观察,当医生第三次问秋,“你真的不割吗?”

  秋一口回答,“割。”

  医生愣住,以为听错了,又问一偏,“真的要割?”

  秋说:“割呀!不然秋妈又要罗罗嗦嗦了。”

  然后医生安排手术、住院时间。

  其实秋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说,真的像住在家里一样,因为秋有保险,所以住自费的单人房,有电视,有冰箱,冷气吹一整天,病房外是空中花园,住得十分舒适。

  一共住了三天,像在度假,第一天是报到,做术前检査,秋没事的走来走去,第二日上午十一点多后进手术房,隔天十点多出院。

  有件事一定要和大家分享,好让你们也笑一笑,秋检査前是左乳肿瘤二点八公分,右乳肿瘤零点八公分,可X光片一做,右乳多了三颗,分别是一点二、一点四、二点八。

  照理说来左边肿瘤一割除应该比较大颗,可是根据看过肿瘤的秋弟说,左乳大约小指的三分之一,用塑胶袋装着,而右边的装在透明玻璃里,比拳头小,比乒乓球大。

  后来秋才知是三颗肿瘤长得太近,不好割除,医生索性将连着的一块肉一并切除,整颗挖出来。

  诊断书才晓得左乳是肿瘤切除,而右乳则是“部分”乳房切除,看到“部分”的字眼秋吓了一大跳,部分是多少肉呀!秋会不会大小乳?

  不过目前看起来还好,拆了线之后只有右乳偶尔会抽痛,左乳的疤慢慢褪去,硬块也小了。

  还有,麻醉师真的很厉害,秋进了手术室后,麻醉师从点滴瓶下方注射麻醉剂,当时很痛,秋直喊痛。

  麻醉师说:“忍一下,打麻醉针本来就会痛。”

  可麻醉针还没打完,秋头顶后方有位女护士拿了氧气罩往秋嘴鼻一罩,跟秋说这里面是氧气,用力吸没关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