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戒不掉宠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站在二十几年历史的透天老宅前面,亮亮头抬得高高的,像五岁时那样。

  一、二、三、四,总共四层楼,那时候这排房子是全新的,外墙贴的红色磁砖闪闪发光,爸爸把她抱高高,问:“亮亮,喜欢我们的新家吗?”

  她笑着,却不回答,她要等姊姊说喜欢,她才会说喜欢。

  明明点头,亮亮点头;明明皱眉,亮亮皱眉;明明喜欢的,亮亮才会喜欢。

  亮亮永远跟在明明身后,因为明亮、明亮,先有光明才会觉得光亮。

  这是叶家姊妹叶梓明、叶梓亮的关系。

  那次明明说:“不喜欢。”亮亮就回答爸爸,“不喜欢。”

  妈妈捏了明明的脸颊,问:“为什么不喜欢?”

  这是叶家的第一个房子,爸爸妈妈结婚后,精打细算存了十年的钱才买得起的房子。

  “以后不能和亮亮睡在一起了。”明明说。

  亮亮咯咯笑起来,挣扎着不让爸爸抱,投进姊姊的怀抱。

  爸爸妈妈相视而笑,对啊,以后姊妹就不能睡在一起,和过去租的小公寓不一样,她们将会有各自的房间,连体婴马上要被拆开了。

  想起往事,叶梓亮淡淡一笑,伸手往信箱里面摸索,半晌从里面找出一把钥匙。

  她长大了,手腕变粗,手卡在信箱口不太舒服,不过……幸好还在,那是爸爸特地为迷糊的她留的,她老是忘记带钥匙。

  打开门,一楼外面是个小庭院,不大却种满植物,茉莉、玫瑰、树兰、桂花、鸡蛋花……和一堆叫不出名字的花。

  爸爸不喜欢抽菸喝酒、应酬郊游、打电动,他只喜欢园艺,他常说养花和养女儿一样,都要悉心照料。

  桑树已经被挖掉,在原本种桑树的地方种上一棵芒果树。

  因为妈妈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桑树和丧事谐音,是不好的预兆。

  树被砍掉那天,她和姊姊从窗户往下看,心里酸酸的。

  很可惜啊,小时候年年养蚕宝宝,姊妹俩经常爬上梯子摘桑叶,她们也常常拔一堆桑椹加蜂蜜打成果汁,那味道可好着呢。

  感冒的时候,她们才不看医生呢,摘点桑叶和冬瓜条熬成甜甜的茶,喝几杯,感冒就会不药而癒,那棵桑树陪着她们很多个春天夏天,两姊妹都说自己前辈子是嫘祖,才会这么爱它。

  才二月天,芒果树已经结不少小芒果,种下芒果的第二年,姊姊走了,她没吃过爸腌的芒果青,又酸又甜又好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