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老公我好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除了她之外的女人,对他总是温和有礼,就算欣赏他好了,也只会含蓄地表达关切的心意,只有她,唯恐世人不知地到处宣扬她对自己的爱意,令他好气又好笑。

  果然她就用这么嚣张的方式到机场接他。她何不干脆拿个放送头,到街头巷尾去放送算了,横竖她已张扬到这种地步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他不是不曾被她多年来不变的坚持感动,只是对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除了感动还能怎样?

  以身相许吗?

  呿~~他可做不到!

  天知道是不是两人太熟,熟到他没感觉到任何悸动,而且历年来他交往过的女友她都见过,却不曾因他“变心”而恼火,说实话,偶尔他还真不晓得她对自己的喜欢到底是哪一种喜欢?

  他也喜欢她,可从小到大他对她的想法都没变过,他们的感情就像朋友,最多最多像兄妹吧?总之不会是男女之间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她那头约莫仅有耳下两公分,清汤挂面的妹妹头是怎么回事?

  从她还挂着两条鼻涕至今,他不曾见过她的头发这么短——除了她三、四岁的时候,一时手贱,自己拿剪刀把头发剪到几近发根,后来被柳妈妈抓去发廊,顺着被她剪过那像狗啃的发修剪成类似小庞克那次之外。

  还有,她耳朵上那两枚约有直径五公分的大圆圈耳环又是怎么回事?

  随着她粗鲁的动作而剧烈摇晃的可不只那两枚耳环,还有她手上一圈圈blingbling的细手环,她真有必要把自己装扮得那么夸张吗?!

  “啊你是聋了喔?我叫得那么大声,就不信你一点都没听到。”总算等他像乌龟一样“爬”至大厅,柳丹绮将那张五颜六色的大海报挟在腋下,忙不迭地冲到他身边埋怨。

  “你一向都以埋怨当成接机时的开场白吗?”于峻岳挑了挑眉,嘴角微微扬起,仅在她靠近时睐了她一眼,紧接着脚步不曾稍停地推着行李往机场大门走去。

  “不是,是你太让人生气。”跟上他的脚步,她不爽地再补两句。“从小到大都这样,你这性子八百年都没变过!”

  还记得小学三年级,她不怕丢脸地在走廊上大声宣告自己喜欢他,结果咧?这个臭男生竟头也不回地赶着他家司机开车,全然不顾她那颗受伤的少女心……呃,女孩心,直到现在想起仍倍受打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