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衰神钱多多(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3 页

 

  他的手用力压着疼痛的心房,大口喘气,看着逐渐淹没在人群中的身影,眼角竟然流出液体,抹去那不经意流出的温热,也嘴角不由得扯出一抹自嘲的苦笑。

  这两年,他想过各种杀死符景升的手段,却在看到梅茹仙幸福的笑容时,积压在心头的恨如冬雪消逝,对符景升生不出一丝恨意,心里只有怨,怨的是自己。

  他今天会沦落成乞丐受这样的痛苦是咎由自取,是老天爷给他的报应,一个贪字让他们一家万劫不复,都是他们的错,直到失去了一切他才明白,可惜已经太晚。

  翟楠生勾起嘴角大声地笑起来,仰颈笑得疯狂而绝望,眼眶含泪,看着飘着细雪的天空,为什么他到这一刻才明白自己以前错得有多离谱,只想着要抢走别人手上的东西,却忘了自己所拥有的?如果时光能重来,他定跟符景升成为最好的兄弟,成为他的左右手,而不是个觊觎他一切的白眼狼……可是迟了,这觉悟太迟了……

  忽然间,他的面前出现一双绣着梅花的绣花鞋,有人驻足在他用来乞讨的碗前,久久不肯离去。

  他缩了缩脖子,微侧着颈抬头望向这双绣花鞋的主人,一看,整个人愣住,随即一阵羞愧,连忙低下头。

  梅茹仙蹲了下来,温和地问着,“什么时候回到京城的?我跟景升找了你两年,鲁妃一年前被打入冷宫后,鲁家也跟着倒了,现在你可以安心地在京城里待着。”

  他撇过脸不去看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掉下眼泪。当年她是最无辜的人,他却丧心病狂地伙同鲁壑绑架她,差点毁了她的清白,他这辈子就算是死也无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符景升将自己身上的银狐大氅脱下,罜在他身上,“表哥,祖父跟爹已经原谅你跟姑母、姑父了,跟我们回去吧。”

  翟楠生紧拽着披在他身上的大氅,又惭愧又羞耻,用力摇头,“不,这一切都是我们应得的,我要还是个有骨气的男人,就不会跟你回去!”

  “表哥,怎么说——”

  梅茹仙按住符景升的手,示竟符景升不要再劝他,将她的衰神荷包塞到翟楠生手中,“翟楠生,我已经嫁给景升了,他称你表哥,我也一样跟着他这样称呼你。表哥,这里是一点银子,还有一张房契,这可不是在施舍你,而是我跟景升借给你的,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我相信我很快就能见到当年我认识的那个风华绝代、嘴贱得无人可比的翟大少,我看好你,相信你!”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