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衰神钱多多(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不要紧,小公子也是心疼姑娘。”何掌柜拿过他手中的荷包瞧了下,温声细问,“姑娘,不知道你遗失的那荷包上,可有绣名字或什么标记?”

  何掌柜这么一问,一旁的贾迎春猛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惊呼道:“是啊,茹儿,你那荷包上可有绣自己的名字?”

  “姑娘,虽说我们南晁国民风开放,没有特别严谨的男女大防,不过绣着名字或标记的荷包若是落入居心不良的歹人手里,还是会引来不小的麻烦,给你带来不好的声誉,你不妨想想是否有绣上什么标记。”何掌柜好心提醒。

  “就是,茹儿,你赶紧回想,我们好去找出来,要是被歹人捡了,诬赖你私相授受,那你就是有千张嘴也说不清啊!”贾迎春发觉事情的严重性,心慌得不得了。

  “何掌柜,感谢你提醒。”梅茹仙见母亲一脸担忧,急忙安慰道:“娘,您放心,我那荷包虽然有绣标记,可是那是用我自己琢磨出的特殊绣法绣的,除了我以外,别人不仔细看是认不出的,也绣不出来,即使被人捡走也不会为我招来麻烦。”

  “既然如此,这位夫人就放心吧。”何掌柜和蔼地安慰贾迎春。

  “要是这样就好。”听她这么说,贾迎春安心多了。

  “来我店内的姑娘家常说在起身或是与人错身时最容易落下小饰物,姑娘你回去不妨在家里的桌下、椅下找找。”何掌柜提醒着。

  第十一章 交换条件赠荷包(2)

  何掌柜这么一说,梅茹仙赫然想起那日她到县城跟符景升签约时,荷包还一直在身上,是直到回到家才发现荷包没了,看来很有可能是掉在县城的珍馐阁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捡去交给掌柜?不管有没有,她得赶紧再上县城一趟才成。

  于是梅茹仙与贾迎春、梅清元提着一堆物品走出珍绣坊时,她神色就有些凝重。

  “茹儿,你怎么了,怎么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贾迎春明显察觉到女儿有些心神不宁,“有心事吗?”

  “娘,我明日想去一趟县城。”如果可以,她真想现在就上县城一趟。

  “县城?你不是说暂时都不去了?”

  “我想到我的荷包可能落在珍馐阁,想去问看看有没有人捡到。”

  贾迎春皱皱眉,“不就是一个荷包,有必要大费周章地跑一趟县城吗?”既然不会妨碍女儿的名喾,她就觉得没有一定要找回的必要。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