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攻心先攻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你这臭丫头敢说我丑,本大爷就让你变成条狗,等你真心悔改后,本大爷也许会宽宏大量,让你重新变回人。”

  昨晚的事,和刚刚突兀地出现在她脑袋里的声音,令她不敢置信地想到一个可能——她该不会是被那只狗给惩罚变成了一只同样的狗,还穿到古代了吧?!

  第1章(1)

  易平澜刚要上马,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从屋里跑了出来。

  “二叔、二叔,您要进城吗?也带观儿去。”他小手紧紧抓着自家二叔的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骨碌碌瞅着他。

  “二叔要进城办事,下回再带你去,你快进屋去。”易平澜揉了揉侄儿的小脑袋,哄着他。

  “二叔办事,观儿可以帮二叔看马。”他模样生得可爱,噘着红润的小嘴儿,奶声奶气的认真说着。他年纪虽小,却也知道二叔那匹马可矜贵了,整个栀山村里,有养马的人家,连他们家在内也只有三户。

  栀山村邻近大安城,村子泰半的人家都是茶农,种茶维生,因栀山一带所出产的茶,带着一抹独有的栀子花香气,又被称为香栀茶,在大安城一带还算小有名气。

  易家也有一片茶园,这片茶园是由易平澜的兄长易平江在打理。

  易平澜拍拍马儿的颈子,笑道:“黑风不会乱跑,用不着你看着。”

  这匹马是他数年前亲手在大漠上驯服的一匹野马,这些年一直跟随着他征战沙场,当初在他准备解甲归田时,有军中兄弟欲重金向他求购这匹黑马,但他不肯割爱,带着它一块回来。

  小男孩不死心,撒娇地往二叔怀里蹭着,“观儿不会吵二叔办事,二叔带观儿去嘛。”

  易平澜被侄儿缠得没辙,最后只好允了他,回头朝兄嫂说了声,便抱他上马。

  黑风速度极快,出了栀山村,两刻钟后,便到了大安城。

  城里不方便骑马,他将马先寄放在一家熟识的客栈,让小二给马儿准备草料和饮水,再带着侄儿往城东去,途中经过一处烤鸡铺子,见侄儿眼睛直勾勾地黏在那挂在店门口一只只的烤鸡上头,他掏银子买了只烤鸡,撕了条鸡腿给侄儿吃。

  他十五岁上战场,二十四岁返家,离开九年,与母亲和兄弟们都有些生分,也许是多年来征战沙场,他身上染了几分煞气,家里人都不敢太亲近他,只有这个侄儿不怕他,常缠着他,要他说战场上的故事给他听,故而回来这两个月,他与这个侄儿倒是最亲近,也最宠着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