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攻心先攻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4 页

 

  兰雨弯下身抱了抱她,她对易如仪就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凡是能教她的都教了,她今日要出嫁,她为她高兴的同时,也有些不舍。

  “你记着,以后咱们这儿就是你的娘家,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随时可以回来找我们商量,不要自己一个人隐忍着。”

  易如仪轻点螓首,抹了抹濡湿的眼眶,“对了,二婶,怎么一直没瞧见观儿?”

  “他啊,舍不得你出嫁,在闹着别扭呢。”

  原本矮小的观儿,过了四年已长得很壮实,一大早就扁着嘴闷闷不乐,仿佛被谁抢走了心爱的玩具,方才还试图拉着他二叔说——

  “姊姊能不能不嫁,或是等我长大再嫁?”

  他娘恰好听见,笑骂儿子,“等你长大,你姊姊就变成老姑娘了,她又不是嫁得多远,就在同一座城里,你要想看她随时可以过去,别在这儿闹脾气了,去外头瞅瞅花轿还要多久才到。”

  兰雨把事情说给易如仪听,易如仪和弟弟感情打小就好,也很舍不得他,眼眶忍不住又湿了。

  正在替她打扮的一个婆子见了,连忙出声提醒,“姑娘可别再哭了,这一哭都把妆给哭花了。”

  兰雨没再多留打扰她们,悄悄出去,在廊道上见到丈夫,她迎了过去,靠在他怀里。

  “怎么了?”易平澜抬手轻抚着妻子的背。

  “觉得好不容易养大的闺女,就这样被土匪头子给抢走了。”她嘟囔着。

  “那是别人的闺女,咱们的在这儿呢。”易平澜怜宠地抚摸妻子的肚腹。

  她瞅向已有三个多月身孕的肚子,“你怎么知道这个是闺女,说不定是个臭小子呢。”

  “这个若不是闺女,咱们就再生一个。”他牵着妻子的手,送妻子回房去歇着。

  “瞧你把生孩子说得像下蛋一样,以为要生就能生啊!”她娇嗔,眸底却是盈满柔色,期盼地望着肚腹里这个夫妻俩一块孕育出来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能平平安安地出世。

  “若这胎生了后,你不想再生,咱们就别再生了。”易平澜纵容地道。他是知道妇人产子都要经过一番疼痛,才能产下孩子,他舍不得她承受太多次的产痛。

  “顺其自然吧。”对这种事兰雨并不强求,两人一路说着回到房里。

  易平澜扶妻子躺下,坐在床榻边陪伴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