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多金院长小资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那一年,她失去了她的双亲,本来幸福的世界一刹那碎裂,让她从天堂跌落地狱。

  她的父母是发生车祸意外而身故,留下了她和不少的财产,一时间成为孤儿的她是众多亲戚欲领养的对象,但大多是父系那边的亲戚。

  母亲这边只剩下一个年迈且身体状况不好的外婆,已经住在疗养院多年,当然不可能出面领养她,而父亲那边,爷爷奶奶均已身故,但有两个叔叔跟一个姑姑。

  爸妈平常忙于自家的诊所工作,闲暇之余则是会参与花莲良善基金会的义诊,当天他们就是因为在前往基金会义诊的途中发生车祸,本来她也要跟他们同行,要不是前一晚她发高烧,母亲坚持她留在家里休息,她也可能一同丧命。

  母亲临出门前搁在她额头量体温的手掌心,那关怀的温度依稀还残留着,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爸妈出门前给她的微笑……

  当时十二岁的她,从被告知噩耗到双亲即将入土为安的那一刻都没有哭,只因她不愿意相信疼爱她的双亲已经离开人世,她封闭自己强迫自己无感,所以就算叔叔跟姑姑在丧礼上吵架她也无动于衷。

  姑姑看她那样,偷偷告诉丈夫说她搞不好会变成一个哑巴,但无所谓,只要有钱就好……多现实的人生,多现实的亲戚。

  而更现实的来了。

  当双亲委任的律师来到灵堂前祭拜,并说出双亲在生前立过遗嘱,一旦他们意外身故,所有的财产将捐至花莲良善基金会,除了支付疗养院的费用,还有一笔直到她年满二十岁才可自行动用的基金存款。

  一下子,她从香饽饽成为烫手山芋,叔叔跟姑姑们都住了口,没有人再提抚养两个字。

  没有钱谁要帮人养小孩,把一个才十二岁的小孩养到成年,唯一能拿到的一笔钱还要等到那小孩成年之后,这不是白养是什么。

  本来叔叔跟姑姑们都盘算着,丧礼之后要进行“抢人”大赛,无论如何先把她“抢”回自己家再说,后来全部摸摸鼻子,丧礼还没结束就全偷偷溜了。

  亲人的无情,童卉乔并不在乎,对她而言,失去双亲就如同失去了全世界,如果全世界都已经失去了,还要在意什么。

  而玛格丽特修女目睹了一切。

  她特地从花莲赶到台北参加童卉乔双亲的告别式,原因无他,因为童卉乔的双亲是在前往帮基金会的孩子义诊的途中发生车祸的,多年来他们是基金会最忠实的支持者,在各方面都提供了赞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