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将门庶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8 页

 

  影三一噎,才知道自己被耍了。“看来白姑娘根本不害怕。”撇撇嘴,她都敢耍他们了。

  “可以言归正传了吗?”白沐晨第三次提醒。脸上表情明显的露出:大男人怎么废话那么多。

  “冒昧一问,不知白姑娘对自己的生母了解多少?”夏侯承勋没有直接道明来意,反而问到白氏。

  以白氏在高氏离世后前去夏侯家求见祖父的举动来看,高氏临终前将玉佩交给白氏,并告知玉佩来由的可能性非常高。可惜白氏死了,现在就看她临终前有没有交代自己的女儿了。

  “这位“爷”何不直言今日拜访的目的,无须这样拐弯抹角。”白沐晨微微蹙眉。这是第四次了,她发誓如果对方再不直言,她就要送客了。

  真搞不懂为什么这两人总是把话题带歪,有话直说就这么困难吗?赶紧说明来意赶紧滚,不要浪费她的时间不成吗?

  “好吧。”夏侯承勋察觉到她毫不掩饰的不耐,只好放弃这样试探性的问话。

  “爷今日来,是要寻回一样夏侯家的失物。”

  听到他的自称,白沐晨差点喷笑。这种自称,她只在清穿小说里看到过,那些阿哥们总是这么自称。别人尊称“爷”很正常,自称“爷”……她总觉得听起来很奇怪。

  “我不记得自己与夏侯家有过交集,也不像两位一样有堪当“栋梁之才”的伟大副业,夏侯家的失物却找到我这里来,两位不觉得太失礼了吗?”想到之前夏侯承勋试探性的问起白姨娘,难道……““这位爷”方才问起我娘,莫非认为我娘和两位是同行?”

  “白姑娘,我和爷不是梁上君子。”影三忍不住辩解。

  “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白沐晨怜悯的瞥了影三一眼,敷衍的说。

  影三气得想挠墙。这还能不能好好的谈话了?

  “所以呢?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姑娘误会了,爷的意思不是说令堂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玉佩,玉佩丢失的原因我们很清楚,与令堂无关。”

  “玉佩?”白沐晨心里一个咯噔,面上却不动声色。难道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空间玉佩?可他们是如何知道的?当年除了百里家族之外,还有外人知道空间玉佩的来历?

  “是的,玉佩,不知令堂临终前,可有交与白姑娘一块玉佩?”

  “我娘留给我的玉佩不只一块啊!”首饰盒里确实有好几块玉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