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将门庶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6 页

 

  高氏死后,其养女白氏遵照遗嘱,曾经到过夏侯家求见祖父,可惜被势利的门房赶走。白氏不得其门而入,只能在附近徘徊,希望能碰上出门的祖父,可惜数日过去不曾如愿,只得返回京城。

  这个该死的门房,他定要修书一封让祖父严惩!

  后来白氏在城南租屋处独自生活了一年,平日靠着卖绣品为生,后来在街上被地痞调戏,当时只是骁骑将军的殷震雷帮她解危后,便将她带回将军府,不久她成了殷震雷的侍妾,后来生下一女,名为殷雅淑。

  将军府主母是个面慈心狠的,白氏母女在将军府过的日子并不算好,初时有殷将军的宠爱,日子还算好,只是没逃过后宅各种阴私手段,白氏容颜渐衰,身体渐渐坏了,本就是以色侍人,失了颜色便遭到殷将军的厌弃。

  没了殷将军的宠爱,白氏母女日子更加难过,所幸白氏性情坚韧,只一心扶养女儿长大。可惜树欲静风不止,白氏不争宠,当家主母可没打算放过她,在殷雅淑七岁那年,白氏再不舍女儿,终是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此后,殷雅淑成了将军府里人人可欺的人。

  想到密折中那一桩桩欺凌事件,夏侯承勋浑身的气息越发冷冽,不是因为同情可怜那样一个小姑娘,事实上,他挺看不上殷雅淑这样懦弱无能的人。

  正所谓“自助者天助之,自弃者天弃之”,自己都挺不起腰杆,还会有谁来可怜你,帮助你?

  然而夏侯承勋却忘了,殷雅淑当时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他能说出那番义正词严、冠冕堂皇的话来,何尝不是因为他身分高贵,含着金汤匙出生,他根本无法体会那种连吃饱都是一种奢望的人,要活下去会有多么的困难。

  而且,殷雅淑在那样的处境下,恐怕只要有一点点不驯或反抗,就极有可能引来灭顶之灾,是懦弱的忍耐也好,暂时的妥协也罢,都未尝不是一种求生之道。

  影三默默的看着主子爷闭眼沉默不语,没敢出声,只能静静待在一家。

  不知道主子爷打算如何?虽说不管主子爷愿不愿意,都要将小姑娘纳入羽翼,但是实际上的行动还是有差别的,端看主子爷派谁负责此事,负责人地位越高,就代表主子爷对这位小姑娘越重视,反之亦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