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爬墙为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我们会从后门偷偷溜出去,而你,只要管好芳馨院内所有丫鬟婆子的嘴巴,一两个时辰之后,我们就回来了,母亲不会知晓。”

  “小姐可能过些时日就要议亲嫁人了,还是多待在府里绣花吧。”

  绣花?难道待在府里绣花就更容易嫁人吗?喻咏歆摇头叹气兼翻白眼。“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值青春年少的年纪,怎么说话和想法像个老太婆似的?”

  平儿很苦恼。“小姐又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听不懂就算了,什么都要听得懂,那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真正让人觉得很累的是小姐。”这是平儿的由衷之言,小姐落水被救起之后,完全变了一个人,喜欢作怪、喜欢玩耍……因为小姐落水之时撞了头,许多事迷迷糊糊忘光了,可是有些事又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这句话是小姐说的,她虽听了进去却不懂。总之小姐花样百出让人应付不来,

  喻咏歆斜眼一瞪。“你们这些丫鬟真的被我惯坏了,连主子都敢编排!”

  平儿真是委屈极了,芳馨院有哪个丫鬟婆子不怕小姐呢?不是因为小姐会苛待奴婢,而是小姐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完全教人摸不透,每回的吩咐都教人疲于奔命。

  “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不敢。”

  “没关系,你想当姨娘,我也一定会成全你。”她可是拥有现代自由的灵魂,很懂得尊重人。

  “不敢不敢。”平儿真是吓坏了,小姐怎么老爱说一些教人胆颤心惊的话?

  瞧她脸色都发白了,喻咏歆也不再逗她。这个时代尊卑贵贱阶级分明,不少奴婢想藉着爬上主子的床,成为侍妾,以图翻身,可是锦衣玉食之下,又有几个人可以安稳度日?平儿很聪明,无论当奴婢或侍妾,重要的是主子。

  “舞儿怎么还不来呢?”说着,喻咏歆就见到舞儿像个老头儿般缓缓走进来。

  舞儿是三等丫鬟,是喻咏歆自个儿买回来的,原本就是想训练一个帮手,而舞儿也确实拥有练武的资质,几年下来,身手并不输给府里一般的侍卫。

  “你怎么了?困在茅坑出不来吗?”喻咏歆戏谑的挑眉。

  舞儿好委屈的嘟着嘴,乐儿姊姊唠叨的本领真是太可怕了,小姐为何不让平儿姊姊来唤她?平儿姊姊温柔多了,就算训话也是软绵绵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