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桃花女与狐狸男(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这段长渊活似八百年没女人似的,越吃越嚣张,一开始他还懂得先连哄带骗地诱她放松身子,接纳他的进入,而每次她都被他逗弄得娇喘连连,像是有一把火在体内烧着,亟需解脱,至于解脱什么,她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一种空虚想被填满。

  直到她被撕裂感给拉回神智时,这男人已经直闯而入,顶住她狭窄的花径,弄得她一口气差点接不了下口气。

  她抗议地捶打他,想叫他退出去,好让她喘口气,这男人却像是蜂黏上了蜜,一尝到甜头就赖着不走了。

  一边嘴上哄着她,一边做着折腾她的活儿,她越是啜泣呻吟,他折腾得越卖力,最可恶的是,还不准她咬他,只准他在她身上留下吻痕吮咬的印记。

  前夜的折腾若是多了,隔日的宠爱也会送来越多,珠宝首饰送过了,就送来香脂水粉,或是一些女人爱的小玩意逗她笑。

  “庄主这一回,可是真的动心了呢,以往庄主对女人不曾这么亲近过,在江湖上为了避免嫌疑,庄主总是保持距离,对任何女子都谦让有礼,唯独夫人例外呢。”

  “是呀!夫人,庄主把您放在心上呢,不管是吃穿用度,还是奴仆小厮,都是庄主亲自过目挑选的。”

  如意、如情两人一搭一唱地对她细说着,态度和以往差了十万八千里,她们对她,可说是恭敬有加,真把她当山庄夫人伺候了。

  恩宠的待遇还不仅如此,婢女说庄主怕她闷,让她可以任意走动,从以往被软禁在后院的处境,提升到如今可以在山庄里任意走动,当然,只除了出庄。

  余小桃的待遇虽然提高了,但现在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如意、如情相伴左右,紧跟着伺侯,让她想私下做什么事都不方便,段长渊还加派了守卫保护她的安全,这下可头大了,让她想偷溜出庄都不方便。

  就算她遣退那些婢女,可是如意、如情却只肯退到内房外守着,说是庄主有令,她们不敢违令,还可怜兮兮地望着她,一副她若是把她们赶走,她们肯定就会遭到庄主责罚的惊恐样。

  “夫人越来越好看了呢。”如意直盯着她,轻声赞美。

  桃树下,这儿摆放着矮几和软榻,几上备有点心和用桃花酿制的甜酒,余小桃坐在桃花树下,小口饮着桃花酒酿,轻应着。

  “喔?是吗?”

  一旁的如情也直点头,“是呀,夫人的肤色也白了许多呢。”

  “我以前很黑吗?”余小桃故意问。

  如情自知说错话,赶忙陪罪,“夫人恕罪,以往奴婢不懂事,有得罪夫人之处,还请夫人原谅奴婢,大人不计小人过。”

  “也请夫人原谅奴婢。”如意也赶忙跟着如情一块下跪。

  看着两人忙不迭的陪罪,余小桃突然没了整人的心思,她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顽皮一下罢了,她不是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也没兴趣当个欺奴的傲主。

  以往这些奴婢欺负她时,她很有精神与他们这些人斗智,增添一些乐趣,可现在看到他们一个一个小心翼翼,生怕惹她不快的恭敬样,让她连逗逗他们的兴致都没了。

  “起来吧!我也不过是说着玩的,哪有那么严重?”她没好气地说道。

  如意、如情赶忙谢了夫人,这才欣喜地站起身,两人一左一右,殷勤地为她添酒伺侯。

  桃花树下,凉风徐徐,吹得她裙摆飘动,懒散得连骨头都软了,舒服得有些睡意,不过很快的,她被不远处的人影吸引了注意。

  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人,隐约是个女子,穿过曲桥回廊走着,一瞥见那身影,余小桃立即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尚未看清楚,那身影就掩入层层树影中,,最后转了个弯,不见踪影。

  余小桃心中有疑,原本半卧的身子立起来,想要看个清楚。

  “今日山庄里有客人来访?”她好奇地问向如意、如情。

  “车夫人,是二庄主和三庄主回来了,他们带了客人入庄来拜访庄主。”如意说道。

  “二庄主和三庄主回来了?”

  余小桃记得,段长渊的两个弟弟段长文、段长武,如他们的名字所示,二弟擅文,青玉山庄在南北各地的店面,由二弟打理,并且结交各地文人雅士;三弟擅武,青玉山庄在江湖上的各家镖局,则由三弟统筹经营。

  平日,两位庄主都用飞鸽传书和大庄主联络,汇报各地状况,一年至少会回山庄一到两次,与大庄主相聚。

  而这一回,他们带了客人回来。

  “那客人是什么来头?”余小桃问道,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如果奴婢记得没错,好像是樱家的人。”如情补了一句。

  樱家……

  樱雪容……

  余小桃整个人醒了,再也没有睡意,难怪她觉得眼熟,那女子果然是樱雪容。

  “他们来山庄做什么?”

  “这……奴婢不知。”

  余小桃想了想,那樱雪容来青玉山庄,绝对不会有什么正事,正事向来只是她用来沽名钓誉的借口,那女人准是冲着段长渊来的,想到这里,她心中升起一股怒意。

  她站起身,决定跟去看个究竟,她倒要看看樱雪容这一回用什么名目来勾引段长渊,而段长渊见到这个江湖大美人,又能有多少定力

  正好,段长渊给了她在山庄内自由行走的权利,她正好趁此去看看樱雪容葫芦里卖什么“春药”。

  第13章(1)

  余小桃来到清竹轩,这里是青玉山庄待客之所,见到她来,大总管王雄上前见礼。

  “夫人。”王雄拱手问候,对她客气有礼。

  这山庄的人,不管是大疾小病,几乎每个人都给余小桃看过,王雄也不例外,他胃疼的毛病就是余小桃治好的,因此对这位余姨太,他再也不敢轻视,何况庄中还示意过,要他们这些人必须礼遇她。

  “王总管。听说二庄主和三庄主回来了。”

  “是的。”

  “我去看看。”说着就要绕过他进去。

  “夫人。”王雄忙挡在她前头。“里头有贵客在,庄主正在招待。”

  “咦?除了二庄主和三庄主,还有其他客人?”

  “是的。”

  “是谁?”

  王雄心想,男人在议事,女人家管那么多做啥?不过一想到庄主近来十分宠爱这位余姨太,他也不敢太得罪,耐心回复。

  “是樱家的人。”

  “樱家?江湖上以阴柔招式见称,武功名为樱花映雪的门派樱家?”

  “正是。”

  “听闻樱家的小女儿樱雪容乃江湖上艳名远播的大美人,她可有来?”

  王雄听了,突感不妙,没有立即回答,反倒是一旁快嘴的虎奔,直接说溜了嘴。

  “来访的人正是那位樱姑娘。”

  男人谈到美人总是兴致高昂,尤其像樱雪容这样花容月貌的大美人,又在江湖上盛名已久,更是让男人一提到她,就双目发亮,虎奔是个粗枝大叶的莽汉,没有王雄的机敏,直接脱口而出。

  王雄一怔,他瞧见余姨太在听到樱雪容这个名字时,秀眉微蹙,心中暗叫不好,忍不住很想踩踩虎奔的脚。

  “原来是大美人来访哪,难怪庄主不让我进去了,也对,我是什么身分,说相貌没相貌、说才华没才华,哪像那位樱姑娘,不但貌美如花,还是才情洋溢的一代侠女,和庄主可说是郎才女貌,最相衬的一对。”

  她这一席话所透出的醋劲,让后知后觉的虎奔终于感觉不对了,也终于明白适才王雄为何对他翻白眼。

  “夫人,可别这么说,咱们庄主有情有义,可不会对一般女人假以辞色。”虎奔忙解释。

  “那樱姑娘可不是一般女人,先不说她出自樱家大派,樱家在江湖上也是有地位的,不像我,没门没派的,我才是一般女人呢。”

  虎奔被她说得一时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回复,王雄赶忙打圆场。

  “夫人想到哪儿去了?樱姑娘来,是为了北疆盗匪一事,代表的是樱家,咱们庄主见她,也必须拿出山庄的待客之道。”

  “既是待客之道,我是庄主的小妾,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也很合情合理的,不是吗?”

  “夫人,在下职责所在,恕难从命。”王雄嘴上客客气气,但是态度坚持。

  余小桃原本还想抗议,不过当她瞧见几名出入的婢女后,心思一动,改口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说完也很潇洒的转身离开。

  既然王雄不肯让她进去,她就自己想办法,光明正大的不行,那就暗渡陈仓好了。

  她适才看到婢女们进进出出,灵光一闪,立即朝茶水房走去,弄晕了一名婢女,把两人的衣裳换过后,捧着茶盘,充当婢女去送茶水。

  在经过王雄身边时,她刻意低头棒着茶盘,顺利越过王雄,不过王雄毕竟是个机灵的人,立即察觉出不对。

  “等等!”

  他赶忙喊住余小桃,同时伸手要拦住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